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74、势利老婆被孝子丈夫断腕休妻  

2012-12-10 15:09:08|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调解员程敏最近受理了一起为家中住房起争执而引起的离婚案。

原告葛云海与被告罗扣芬都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结束后没考上大学,一起分配进厂做学徒。葛父是因病早逝干部,其母在税务所工作,家住天山新村机关公房。而罗家前辈在解放前从苏北逃荒来沪,家住苏州河边破败不堪油毡房,家庭条件比葛家要差很多。所以当年罗请师傅牵线做媒后,在厂子里对葛追得很紧。她一到葛家就做饭洗衣忙不停,对葛家老小个个笑脸盈盈,礼貌周全,完全是一副未来贤妻良母模样。并由此得到在家一言九鼎的葛母首肯,才得以成全其婚事。葛家的旧式公房两室无厅,他俩结婚后占去其一,另一间由婆婆与小叔居住。结婚后仍由婆婆当家,小夫妻俩每月上交伙食费,一家子一直相安无事。

后来罗生下儿子有了资本,自感在婆家已站稳脚跟,于是其隐忍已久的坏脾气和私利心开始显露。平时家务事越做越少,说话喉咙越来越粗,后来连内衣裤也扔给婆婆洗。每月交生活费拖拖拉拉,还要时不时找理由打折扣。后来小叔子也结了婚。因家里只有一南一北两居室,哥嫂住在南面大房间,北面小房间不足十平米,况且婆婆也住在里面,所以小叔只能在外借房成婚。婆婆则每月贴些钱给小儿子。作为兄长的葛云海因自己先结婚而占了家里房屋,总觉得对弟弟有所亏欠。但罗扣芬则认为他家有长子、长孙名份(小叔生女儿),在住房上比小叔占先属理所当然。所以在得知婆婆私下补贴给小叔房租后还心生不快,屡屡与婆婆起争执并口出恶言,有时还藉此赖付生活费。

葛云海是新村里出名的孝子。对老婆对其母前恭后倨,在生子后变得凶神恶煞,判若俩人,心里极度反感,觉得她当初的状若绵羊实际是臥薪尝胆,精心伪装,骨子里却是“披着羊皮母狼”。他因儿子太小和怕让邻里看笑话,故对多行不义妻子一直隐忍不发。葛母退休后为图家里太平,改请对家事已虎视许久的长媳主政,但家里的洗濯烧饭等劳务仍由自己承担。当家后的罗大权在握,即使双休日闲居在家,也照样斜倚在沙发上嗑瓜子看电视,从不肯替婆母分担些家务。已读大学的孙子和奶奶同居一室多有不便。后来区里搞旧公房平改坡,葛家因居住顶楼而多了一间阁楼。因孙子人高马大在阁楼里伸不直腰,于是奶奶就让出北房间给孙子住,自己住进低矮闷热小阁楼,每天在很陡木扶梯上爬上爬下。

因葛家的住房属困难户,所以区里在2000年分给他家一套一室一厅公租房。那新房虽然面积小些,地段偏些,可毕竟是新房子,而且结构、楼层都很好。罗经过一番盘算,在新房钥匙拿到手后,罗经过一番盘算,主动提出他们一家三口搬到新房子去,把家里老房子让给小叔一家和婆婆居住。葛云海一听此言正中下怀,心想这回真是西边出太阳,蛮霸老婆总算良心发现有了长嫂模样。于是赶忙要去张罗新房子装修,想快点把老房子腾给弟弟住,母亲也能搬下狭小阁楼,与侄女同住一房。不料罗接着又提出一个附加条件,说家里老房子的地段好,面积大,将来还可能会动迁,所以葛作为家中长子,必须把其户口留在老房子里,她才同意搬到新房子去。

罗在肚子里打的是对葛家房屋两头都占的如意算盘,结果当然遭到了小叔一家及婆婆的强烈反对。于是妯娌、婆媳为此闹翻了脸,弟兄俩也在面孔上不好看。经过几次三番的家庭谈判,决定葛云海一家与老母仍住家里老房子并由葛买下公房产权,而新房子则让小叔一家搬进去。于是年过七五的母亲仍然佝偻在加层小阁楼里,每天颤巍巍地爬上爬下,让葛云海看了心里很是不忍。葛是个做人行事都很重情理的工人党员,因势利老婆在住房问题上斤斤计较,寸步不让,使得家里兄弟失和,婆媳翻脸,从此失去了家庭温暖。使身为长子的葛在家里颜面尽失,心里开始对罗产生憎恶感。于是夫妻俩从此不再同床,见了面也不理不睬,虽然同住屋檐下,同吃一锅饭,夫妻感情却日渐冷漠而形同陌路人。

俗话说“若要好,老做小。”葛母体谅儿子的三夹板难处,所以在媳妇那里受了气也从来不说。葛与罗虽然貌合神离,但夫妻关系仍在,葛也未动过休妻之念。今年中秋,年迈葛母在爬扶梯时不慎摔成粉碎性骨折。老人绑着石膏住医院,罗难得去看了一次,临走却还对婆婆撂下话,说人老了爬不动楼梯,只能送你到敬老院去。葛母听后气得泪流满面不再进食,说活着已经讨小辈嫌,还不如早点死了好。葛云海知道后怒从心起,回家就把罗摁倒在地并拳打脚踢痛打一顿。还写下诉状向法院起诉,非要与罗离婚。调解员程敏受理后,总得按惯例往和好方面做调解工作。但初次诉离的原告却犟头倔脑,油盐不进,口口声声说当年与罗这恶婆娘结婚已是错错错,如今家里被搞得天怒人怨,与她唯有离离离!

知夫莫若妻。罗扣芬明白其丈夫的倔驴脾气,他一旦主意拿定说出了口,就是有一百头牛也拉不回。于是她提出只要葛给她房产上的名份,她就同意离婚。程敏知道原告对私利重于亲情的被告已是伤透心而恩断义绝,这门婚姻已迟早得离。现在既然双方都已同意分手,程敏就建议原告好好考虑被告的房产要求,或者让罗在产证上加名,或者给罗房屋折价款。此时的原告对罗已憎恶至极,只想快点与绝情寡义的恶婆娘分手,能让摔伤的母亲早点从阁楼里搬下来与自己同住,于是毫不犹豫便答应给罗一笔钱。双方约定住房问题另行协商解决,当天就签领了离婚调解书。等到俩人办好手续跨出法院大门,这对年过五旬的夫妻便各奔东西车站,从此在人生路上分道扬镳。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