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77、生下脑瘫女使她家破人亡坠深渊  

2012-12-25 15:51:02|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特邀调解员赵医生最近受理了一起母亲为让女儿脱离苦海而用安眠药扼杀脑瘫孙女后引发的罕见赔偿案。

原告林燕出身于上海干部家庭,父是科研所领导,母是学校教师。其自小养尊处优,人生一帆风顺,去美国读研后归国,进跨国公司当了高薪白领。家教很严的林在读书时从未谈过恋爱,其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还是当年的香港歌星刘德华。与不少学成回国的海归一样,林也有高智商、低情商的通病。回沪工作数年后,父母催着年过三十的她快找个对象,林便来了个急就章,在同学聚会时结识了一个做装潢生意的上海人卢勇。卢读书虽不多,但外表风流倜傥,谈吐幽默机敏,还会恰到好处地献殷勤,其面容气质还有些象刘德华而使林颇生好感。后来俩人花前月下谈恋爱,在卢的猛烈进攻下,林未婚先孕怀上了孩子。接着就去登记结婚,次年春天就生下一女。

但不知是婴儿先天不足,还是医院助产接生时伤及脑部,林生下女儿虽眉清目秀,但表情木然,四肢僵硬,一岁了还不会翻身。后经医院多次检查确诊为脑瘫。而脑瘫儿系终生残疾,即使康复见效,也顶多是稍有自主意识,其生活还得靠人照料。儿女是娘心头肉。孩子的病情确诊后,林燕就象谢晋、秦怡善待智障儿子那样关爱脑瘫女,不惜代价到处求医。而丈夫卢勇却迅即变脸,此后经常有家不归,把病孩扔给林一人照料。为了争取让病儿康复,林每天天未亮就要去医院排队挂理疗号,每月的药费、康复费过万元。屋漏偏遭连夜雨,那时林的父亲偏又查出肠癌需住院开刀。林白天要去上班,晚上要去医院照料父亲,因实在忙不过来,打丈夫电话也不接,她只得将孩子送到婆家放几天。

后来陈给丈夫打通电话询问孩子情况,其竟回答说,你当娘的不要病孩扔给我,我当爹的也不想要,所以被我扔掉了。林惊闻此言不由被吓得大哭,问他把孩子扔在哪里也不肯回答,还啪的挂断了电话。急得手足无措的林只得打110报警。公安局接报后认为卢丢弃病女已涉嫌遗弃罪,于是立即通过技侦手段确定其行踪并予传讯。卢竟说扔不扔孩子是其家庭私事,根本用不着派出所来管。当执法民警警告其行为已构成犯罪可予刑事拘留时,卢才不得不软了下来,无奈领着民警一起去海边的荒郊野地里打着手电拨拉寻找,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把奄奄一息的脑瘫女儿找回了家。因卢具结悔过写下了保证书,警方经教育后将其释放,并未追究其刑事责任。

林经此事看透了丈夫的恶劣本质,加上其长期隐匿行踪,有了钱便在外花天酒地,不肯付给母女分文,于是一气之下在当地法院起诉离婚,并要求卢支付病女抚养费。卢在答辩时,竟诬称林在外有第三者,还胡说脑瘫女儿非其亲生,所以才有家不归并一毛不拔。后来法院委托有关部门做了亲子鉴定,查明女儿确系其亲生,卢才闭上了臭嘴无话可说。法院在判决离婚时,还判决卢支付给林病女抚养费十余万元。可是卢在外做装潢工程都是利用其他公司的帐户走帐,法院执行庭也难以查获其财产线索。所以判决生效后仍是一纸空文,所有的经济负担都由林燕来承担。卢离婚后便开始在网上征婚,其自称年收入有几十万元,却不肯支付给林分文。

由于父亲患癌,女儿脑瘫,母亲身体也不好,林只得辞去公司职务,每天在肿瘤医院和儿童医院奔忙。其工作后的所有积蓄及父母养老存款,在孩子降生后的二三年内全部掏空,此后便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林母实在心疼女儿,心想这样拖下去,女儿非但将人财两空,而且这一辈子也全毁了。于是在2012年初的某日下午,她趁林去医院时抱着外孙女出走,仅留下纸条称“我领着芬儿永远走了,你们就不要寻找了。”林回家见到母亲诀别纸条情知不好,就立即报警求助。派出所说按规定人口失踪须满24小时才能立案,故让家属先自行查找。林父估计老伴不会走远,就强拖病体出院,到小区附近的宾馆旅店去打听。当问到格莱豪森沪西分店时,服务台人员很不耐烦,没好好翻查便简单回称“没有此人”。

事发后次日,派出所立案后迅速就林母行踪在辖区展开调查。格莱豪森分店因发现有一住客在房内久无动静,于是用客房备用钥匙开门进入,才看到一老一少已横倒在床,不醒人事。床头柜上还置有三个倾倒一空的安眠药瓶。酒店经理见状慌忙报案,警车和急救车呼啸而至,接踵赶到。经核对住客登记,发现住客确系林母及外孙女。此时女孩身体冰凉,呼吸全无,瞳孔散光,经医生判断已经死亡。那老太却体有余温,脉息尚存而命悬一线。因案发现场的药瓶、水杯等重要物证上,经勘察都留有林母的清晰指纹,故涉嫌故意杀人重罪的林母被送进医院后,在刑事警察的严密监控下,由医生给她灌肠洗胃加洗血,连续抢救了三天三夜,命若游丝的她才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醒过来。

刑警在林母恢复意识能够表达后,依法对其进行讯问。她说自己因实在不忍心看女儿如此遭罪,是为了救其女儿出苦海而决心与脑瘫外孙女共赴黄泉。她对于女儿甘愿舍出性命换其出苦海,但对脑瘫外孙女则将成夺命凶犯。当她在宾馆里狠心给外孙女喂安眠药时,其老泪纵横,浑身发抖,手脚冰凉,内心自是无比的纠结和挣扎。那三瓶夺命药丸,她给外孙女吃了半瓶多,自己吃下了两瓶多。原想着吃完药眼睛一闭,老小俱死心也安。想不到外孙女走了,自己却没死成。当了一辈子教师的她自知罪孽深重,无颜见世人,所以在医院里绝食并割腕撞墙屡次自杀。监狱医生对她没辄,只得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床沿。时间一长,其手臂肌肉逐渐萎缩。人的意识也时而清楚,时而糊涂,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后来刑警对死去女孩作尸检,确定其死亡时间是在林父去宾馆找人之后。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林燕,此时面临丈夫离,女儿死,母入狱,父生癌的人生绝境,自己辞职后已无收入,还债台高筑。才三十几岁的青春女孩,被一连串人生噩运折磨得眼圈发黑,早生华发,脸上已尽显憔悴厌世神色。因有好心人从旁提醒她,说其女儿是在家属去酒店找人之后才死去,似可依法追究酒店的服务疏失之责并索取经济赔偿。已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林燕闻言就象捞到了救命稻草,于是就以宾馆未经查核便草率答称“没有此人”,使服药孩子错失抢救时间而丧生为由,向法院起诉沪西分店的上司格莱豪森总店,要求对方赔偿各项损失共计四十万元。

因孩子已死,林作为其利益继承人起诉, 在原告主体上还必须追加孩子的生父即林的前夫卢勇。但卢在离婚后为了逃避脑瘫女儿的抚养责任,已经转卖掉原先住房另搬他处。虽然卢还在婚恋网上化名征婚,但林根本无法循此找到其居住踪迹。而法院在诉讼程序上又必须在林与卢均到案情况下才能对此案作出裁判。如果严格按照民事诉讼程序走的话,林只能先行撤诉,待找到卢勇后再予起诉。赵医生对林燕的悲惨遭遇十分同情,他知道如没有法院帮助出面与饭店交涉,她根本不可能从对方那里拿到一分钱。而林如果在法院的起诉再吃闭门羹,在经济上和精神上均已面临绝境的她,很可能连活下去的勇气也将随之丧失。

于是赵医生打破过去的工作惯例,先与被告格莱豪森总店进行了联系。不料对方称沪西分店只是其旗下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众多加盟店之一,根据双方所订合同,分店的经济纠纷均与总店无关,故要求原告撤诉后另行起诉沪西分店。而加盟的沪西分店店主又是外地人,其旅店房屋及设施都是租来的,工商注册资金仅六万元,所以随时可能关门走人。林遭此一连串噩运打击,面临家破人亡的人生绝境,真是天也塌下来了。女儿已一命归西,母亲成待决杀人犯,父亲患肠癌住院,还每天需要她照料。起诉索赔又希望渺茫。一说起家里的这些悲惨事,其眼泪便有如断线珍珠般连串崩落。搞得素以心肠硬著称的外科赵医生也忍不住跟着心头发酸。

于是赵医生只能死马当着活马医。他好说歹说,通过总店把隐身不见的分店店主请来,商量如何处理此事。分店女老板是外地饭店的下岗职工,她筹借资金来沪经营加盟小旅店,刚开张时生意还很不错,不料因林母住店药死外孙女而爆出命案,使得旅店门可罗雀损失极大。说着也开始眼泪汪汪。于是赵医生一方面做林的工作,说酒店员工虽有疏失之责,但其女儿毕竟是林母所害,建议她把赔偿数额大幅下降。然后又做沪西分店工作,说如果店员当时能查出林母住宿登记,孩子确还有一丝获救希望,所以酒店理应对原告作适当赔偿。最后双方在庭外达成协议,由沪西分店一次性赔偿原告五万元,格莱豪森酒店还作为保证人在协议上签了字。

林燕签毕协议便向法院申请撤诉。临走时她对赵医生千谢万谢,说要不是诉调中心帮着说话并联系协调,她恐怕连一分钱也拿不到。赵医生看着这位和他女儿年龄相仿的悲惨女孩,反复劝慰她要想开些。说林母为救其出苦海而杀害残疾外孙女,其举动虽触犯国法极不可取,但目的还是为了让女儿从此能得以解脱并好好生活。说人生的灾祸临头谁都无法躲避,能挺过大难者当有后福可期。叮嘱她赔偿款拿到后先去办理女儿后事,再向公安陈情以争取母亲的从宽处理。同时还鼓励她走向社会再找份工作,并物色合适对象成家,在人生路上重拾信心,扬起生活的风帆,把以后的路走好。林听了频频点头,说赵医生对她的关怀点滴在心,以后的人生路哪怕再艰难,她也要鼓足勇气好好活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6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