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0、初遇家庭出身魔咒  

2012-02-24 23:23:49|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老师虽然教书时吊儿郞当,难为师表,但在教育突出政治、贯彻阶级路线方面,可能因自己在解放前有一段伪警察历史而表现得立场坚定,毫不含糊。我一生当中第一次填表,记得就是读二年级时申请加入少年先锋队的表格。那表格里首当其冲需要填家庭成份,我想父亲是教师就想当然填了教师,不料王老师立马把我的表格退了回来,说让我回去问过父亲后重新填。回家问了父亲,父亲说他16岁就开始教书,但土改时家里还有十几亩地收租,所以家庭成份应该填“地主兼自由职业”。后来班里同学推选少先队干部时,我因为学习成绩好和集体劳动好,在同学推选中得票较多,王老师便把我叫到教室外的天井里作个别谈话。他说我读书用功成绩好,其他表现也不错,但家庭成份不好,老爸还当过国民党副镇长党在小学教育中要贯彻阶级路线安排少先队干部一定要看看政治条件所以只能安排我当一条杠的小队长,并且教育我一定要正确对待。在学生年代初次接受阶级教育的我只能似懂非懂十分茫然地听着老师说话,然后点点头表示同意。9岁那年王老师在学校天井里关于阶级路线的启蒙谈话,使我在记忆中对自己的恶劣阶级出身,首次有了深刻的印象。

小学时的教科书里,有进行阶级教育的高玉宝描写地主剥削农民的“半夜鸡叫”,有刘文学与地主搏斗而牺牲的故事有四川大地主刘文采盘剥农民的收租院等还有宣扬英雄人物的董存瑞以身炸碉堡,邱少云烈火烧身纹丝不动,罗盛教跳下冰窟勇救朝鲜儿童,以及苏联卫国战争中的卓娅的故事,保尔·柯察金的故事等等,对于我们少年时代的世界观塑造和善恶观念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所以自己从小就确认地主资本家都是大坏蛋,对于神圣共产主义更是高度景仰,并且确信它的美好日子就在不远的将来等待着我们长大。当时我们在学校里戴着红领巾唱起少先队队歌时会感到热血激涌,难以自持,仿佛自己稚嫩的肩膀以后即将要依托起祖国和人类的未来。那时也因为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好,为了让自己的思想观念更向无产阶级革命靠拢,所以我从小就爱看描写红军长征岁月的《红旗飘飘》系列丛书,爱看描写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野火春风斗古城》、《红岩》、《红日》等长篇小说,对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等革命领袖十分崇敬,而那些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刘胡兰、董存瑞、罗成教、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更成了自己发誓要毕生学习仿效的楷模和榜样。

小时候只知道地主是剥削穷人的大坏蛋但并不明白这地主成份是如何评定的。后来查阅有关历史资料,才知道国家在解放后制定了《土地改革法》,全国城乡在开展土地改革中,是根据每家的地租、利息等剥削性收入占全年家庭总收入的比例,以及兼顾当地实际情况,来划定家庭成分的。如剥削收入占家庭年收入三成以下可划中农,满三成可划富农,满五六成可划半地主,满七成可划地主。由于城镇家庭职业众多和收入多样化,所以七宝镇在土改中涉及地主的划定成份有地主、半地主、工商地主、地主工商、自由职业兼地主五种共计45户,占镇民总户数的近一成。当时家里祖父早已去世家中十几亩地的地租都是由祖母出面去向佃农收取的,根据行为与主体相一致原则,所以她义不容辞戴上了地主帽子。虽说这收来的地租用于家计,小辈多少也会受益,但父亲解放时已当了十多年教师且已结婚成家,按照当时的土改政策照理不应戴地主帽子,但父亲自己言之凿凿地说土改工作队给他评的成份是“地主兼自由职业”,所以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各种表格的家庭出身,都只能无比沉重地照填“地主兼自由职业”不误。

那时的我很是羨慕工人、贫下中农家庭出身的同学,并且在内心产生高度自卑。我十分鄙视甚至诅咒自己的地主剥削家庭,甚至也幻想如何能脱离黑暗家庭,像大革命时期的彭湃那样背叛地主家庭去投身革命社会,又因为这决不可能做到而在少年的内心作长期痛苦的纠结。记得读小学三四年级时,我在家与父母发生矛盾后曾愤而流着泪离家出走过一次,但那时的我因身体还没发育而手无缚鸡之力,一双童稚小脚跨出了张宅家门还能走得到哪里去,结果漫无目的地在镇外的村庄河流边游走了老半天,肚子饿得实在没辄了就跑到天山新村汝姐家去,后来还是让父亲给领了回来。那天乘91路公交车回家去,虽然我没对父亲说出我要出走的原因,但父亲显然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平时只顾埋头教学的他异乎寻常地把我揽在怀里,用温暖的手一遍又一遍抚摸着我的头,仿佛在为家里给稚子带来的出身原罪而表达其不安和内疚。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漫长岁月,这要命的“地主”帽子虽是戴在父亲头上,但这挥之不去的地主家庭成份(从自己内心来说真的极想“挥”去它,但按照阶级路线却是我等的终生枷锁,万不可萌动“挥”去之念),也万般沉重地压在正在读书的年幼子女身上,压得小小年纪的我们白天抬不起头来,晚上还要经常做恶梦。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