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82、醋罐子丈夫逼走爱跳舞老婆  

2012-07-15 13:29:34|  分类: 诉讼调解案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某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调解员沈敏最近受理了一起三进宫的离婚案,年过五旬的原告胡月英以被告倪志强心胸狭窄,生性多疑,阻挠妻子跳舞并动手殴打致伤为由,坚决要求离婚并分割家产。

胡月英与倪德余是一对五零末夫妇。俩人在文革时没有好好读书的机会,文革后没考上大学而分配进厂做工。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车床工胡月英经人介绍认识了翻砂工倪德余,俩人相恋数年后结婚生下女儿,九十年代企业改制时又双双提早退休。因为女儿还在上大学,光靠夫妻俩的绵薄退休工资实在无法度日,所以胡月英托亲戚介绍去长宁路上的贝贝超市做营业员,每月可多挣一千余元贴补家用。而倪德余是棚户区里走出来的穷少爷作派,平时不肯做丁点家务,别人介绍他去打工还挑三拣四放不下架子,于是整天叼着劣质香烟泡在小区棋牌室里,通宵达旦地玩一元两元的小麻将,搞得身体精瘦,眼球血红,血压飚高,牙齿松动还乐此不疲。

胡月英过去在工厂上班时,每天都是从家里到厂里两点一线,家里的买汰烧全包,全身心地扑在小家庭上。退休后她因为腰椎盘突出痛得没法睡觉,听推拿医生说跳跳国标舞会有所缓解,于是在每天晚饭后收拾好锅盆碗筷,就跟着小区里阿姨姐妹到公共绿地去跳舞。胡月英比倪德余要小三四岁,这妻子皮肤白净,五官俊俏,衣着得体,懂得打扮,那丈夫皮黑多皱,松腰弓背,胡须拉杂,衣着邋遢,俩人在一起显得落差特别大,让旁人看着不象夫妻倒象是一对父女。那胡月英过去在学校念书时有些文艺基础,加上其秉性聪明好学,所以上场没多久就学会了三步四步,后来连恰恰、拉丁舞也相当娴熟,不久就成了社区舞场的后起之秀,无论男女舞伴都喜欢过来邀她跳舞。其腰椎疼痛也有所好转。

倪德余起先并不在意,后来听说妻子在舞场上舞艺日精且有男子争相伴舞,心里便陡然升起醋意,开始用酸溜溜话语敲打老婆,还时常盘问其和哪个男人跳舞,跳的是什么样舞,还要闻她身上有没有其他男人的香烟味。胡月英为了消除丈夫的怀疑,就动员他一起去跳舞。可是读书时常开红灯的倪德余会粗不会细,脑子里天生没有跳舞这根筋,所以不管胡月英拉着他怎么耐心指教,场上舞曲一起就心慌步乱,动辄踩到胡脚上而东倒西歪,出尽洋相。此后丧失信心的他再也不肯去跳舞,还以“女人出去与其他男人跳舞,最后总是要跳到人家床上去”为理由,严禁胡再去跳舞。已是舞场核心的胡月英在舞伴短信催促下坚持要去,倪德余就把跳舞回来的妻子坚决堵在门外,还不准女儿给她开门。

胡月英实在气不过,就写了诉状到区法院要求离婚。调解员沈敏看了诉状觉得实在好笑,便把那倪德余请来,当着原告的面狠狠教训了一通。原本并不想离婚的胡当然见好就收,表示愿意给倪以改正机会而撤诉。可是倪到了家里老病重犯,对妻子的外出跳舞虽不再阻拦,可是他在棋牌室里故意放风,说他买了把开有血槽的新疆快刀,如谁胆敢勾引他老婆,就要和谁一刀两洞搏命。每天老婆吃过晚饭涂脂抹粉走下了楼梯,他心里就胡乱打鼓放不下,于是蹑手蹑脚跟在其后,停在舞场外的雪松树影下面,以戈壁孤狼那样蓝幽幽的凶神恶煞眼光,在黑暗处紧盯着老婆的一举一动,还时不时地咳嗽几声。搞得胡月英到了场边竟没男伴敢邀她起舞,都怕被其醋罐子丈夫看到后真会闹出啥性命交关的事情来。

胡月英对倪德余的举动无法忍受,于是又起诉法院要离婚。不想离的倪见老婆动了真格便服软,他在法院里一边听调解员陈鸣数落,一边鸡啄米般点头认错,表示回去一定要痛改前非。于是胡又一次同意撤诉以观后效。可是倪回去后担心更甚,醋意更浓,连胡白天出门去,他也戴上口罩尾随盯梢(他说曾跟踪看到胡进入外区一陌生人家好久,因怕势孤力单打架吃亏而没敢敲门捉奸)。还将沾有白带的妻子内裤拿给女儿看,硬说是胡“与人通奸留下的精斑”。妻子争辩回嘴,他就耳光伺候加拳打脚踢。胡报“110”后光验伤疗伤就花去八百多元。胡被打后在外借房另住,倪还到其打工的超市吵闹,胡说妻子“在外面有了跳舞的相好,存心要给他戴绿帽子”等等。逼得妻子辞去超市工作,整日在外东躲西藏。

沈敏看到胡月英的第三份离婚诉状后,知道胡已绝对放不下跳舞,而倪则断定妻子借跳舞已觅得“新欢”。夫妻俩为跳舞的事已结怨实在太深。天下事“一不过二,二不过三”,沈敏看看风韵犹存的胡月英与落魄显老的倪德余也实在不般配,感到双方在感情上已渐行渐远,于是只得盘算如何让他俩和平分手。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怜他们辛苦打拼一辈子,家里最值钱的唯有一套两居室旧工房,故原告诉请的“财产分割”根本无从谈起。而倪德余别说分家产,一听离婚他就要拼命。于是陈鸣一方面劝原告抓大放小,先搁置房产争议以求离婚。然后在此基础上再做男方的劝离工作。经许多个回合的调解劝导,双方总算达成了分手协议,约定原告在离婚后自行搬走,家中房屋归被告与女儿居住。在调解过程中,沈敏还特别引导女方对倪的房屋居住权加以限制,言明如倪日后引进其他女性结婚或同居,胡即可提起诉讼要求分割房产。为胡、倪俩人今后关系的发展变化预留下了回旋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