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94、因部长舅舅蒋南翔而受累的余正言  

2012-03-11 12:31:2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班里还有位女同学叫余正言,她长得苗条高挑超过一米七,是全班女生中的第一高度,虽然她亲舅舅蒋南翔贵为党中央委员、高教部长,但余同学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与同学相处热情和气,一点也没有高干近亲属的架子。蒋家原是江苏宜兴高塍镇富甲一方的书香门第,蒋家共有六姐弟,余的母亲是家中老大,嫁给宜兴楼下村余家后生下四男三女。余母的二弟蒋南翔比其要小十多岁,早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念书时参加地下党并担任负责人,“一二九”运动爆发后因被军警追捕而离校出走,此后曾到宜兴大姐家里避风头,分手后就此杳无音讯。直到抗日战争烽火连天,全家逃难到武汉时才不期而遇,并一起在黄鹤楼下拍了一张珍贵合影。分手时蒋南翔将幺妹带到延安进抗大学习(解放后在水电部任职),其他人则一路颠沛流离,辗转返回宜兴乡下偷生。楼下村的余家既有大片田地又开粮油作坊,余父抗战时因给新四军送过军粮,被汪伪和平军轮番毒打而受重伤。解放后余家被评为工商地主,余父因旧伤复发而亡故,余母哀伤至极而病倒。当时家里几个哥哥已送到北京念书,因姑妈姑夫在七宝南洋模范中学分校教书,于是余母带着外婆及年幼子女离开宜兴,搬到七宝北横沥35号居住,文革前又搬到北西街鲍家弄堂里居住。可能也多多少少沾了点当高教部长舅舅的光,解放后余正言的哥哥姐姐高中毕业后,多进入了清华、哈工大等名校就读。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主席认为“文革前的十七年,教育界基本没有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大多数教师的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于是长期担任教育部长的蒋南翔首当其冲被打倒,余家过去引以为傲的老革命舅舅,一下子变成了刘邓路线黑干将和教育黑线总代表,被京城造反派纳入中央走资派的牛鬼蛇神百丑图,其戴眼镜的脸上还被打上粗大红叉叉,不但被北京大中学校红卫兵揪去挂牌游斗,还被上海复旦交大学生押到上海来到处批斗。余同学趁大串连之时去北京高教部探视被扫地出门并关进牛棚的舅舅,看到年近花甲的斯文舅舅身上衣服又脏又破,衣领油腻黑亮,胡子拉茬,头发乱蓬蓬,在造反派的监管下,每天从大院厕所里往外掏粪。因为其腿脚被红卫兵打伤,所以在挑着粪担行走时还一瘸一拐,令余同学看着好不心疼。当时其姐正在北京清华大学读书,因为清华的高干子弟如云且地位显赫(如刘少奇女儿等),所以敬陪末座的余姐只是被限制离校而所受冲击一般。

但在小小的七宝镇上,这高教部长蒋南翔的地主成份亲姐姐就显得大有来头而格外引人注目。文革刚开始时,在京治病的余母被首都红卫兵揪出来剪成阴阳头,一路拳打脚踢押送回七宝,勒令她每天在北西街上扫地,家门口贴满了人身侮辱的大字报。当时从北京来的红卫兵还当街拿下余母盖在头上的方巾,拍下她剃着阴阳头扫街的照片才心满意足离开。文革中因受到被打倒舅舅的株连,在军校毕业后在部队当小官的三哥余良言,被部队强行以战士身份复员回上海,到颛桥七一拖拉机厂当工人。在余家众兄妹中个人遭遇最惨的是其小哥哥余守言,他文革前从北京铁道学院毕业分配在上海县纪王中学教书,文革中学校造反派把他当作“蒋南翔安插在纪王中学的黑爪牙”进行揪斗,还把他关押在偏僻无人的解放岛动辄殴打,百般欺辱,终于迫使其精神崩溃出现幻想症状,先后送北桥精神病院及唐家浜桥县精神病院治疗。
   余正言在文革前因有部长舅舅这层关系,虽然家里是工商地主成份,但老师对她都以礼相待,同学们也喜欢和她交往。但文革开始后她立刻从校园香饽饽变成让旁人躲着走的“狗崽子”。196810月,七宝中学的老三届全部就近插队落户,在学校召开插队誓师大会前,别的同学都拿到了红色插队通知书,唯有余正言因镇上有极左人士打算要将她和母亲一起遣送回宜兴乡下而迟迟没有拿到。后来因宜兴乡下不愿接收(也幸亏老家贫下中农不愿接收,不然余就是班里的第二个“周国亮”),余正言才最后一个接到去中华二队插队的通知。开誓师会的前一天晚上,学校还让插队学生自带被子在学校住宿,一开始还有个女同学徐培诚把被子铺在她旁边,一会儿徐便被班里红五类女生叫过去嘀咕,提醒她要与余划清界限。后来徐不声不响把被子搬走了,她只能孤零零地独睡屋角。余正言背负着地主出身与蒋南翔外甥女的双重政治包袱,插队在全公社最穷的中华大队,并在那儿一呆就是十年。当时插在同队的女知青都先后嫁给了村里农民,唯独剩下余一个人在知青小屋里坚持。

当时余同学为争取上调也找过公社、大队有关干部,但大队领导有的说“她想上调可以,但先要帮我造好二上二下新楼房”。有的则从鼻子里哼哼说“余正言成份介(这样)差,岁数介大,快点嫁个农民算了,像她这样的人还做梦想上调呵?”到了1976年夏天,她因为插队表现特别好,在下乡知青中选调教师时,被公社党委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推荐到县里参加体检,但到了最后一关还是被无情地涮了下来。四人帮倒台以后,蒋南翔作为刘邓路线黑干将,受“两个凡是”影响迟迟未能彻底平反,19778月邓小平在科技教育界知识分子座谈会上讲话中否定了主席对教育十七年的两个基本估计,提出知识分子的名誉要恢复,才使蒋南翔走出中组部招待所,先担任天津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后复任教育部部长。余正言也是等到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后,才于1978年上调到上海县华丰电器厂工作,后调入上海航空公司担任地面管理部门经理。但是文革时遭受残酷迫害而发疯的小哥哥余守言,经医院长期治疗仍未能康复,现在以孤老有病之身独居在七宝的一处简陋旧公房里,由余同学作为近亲监护人给予悉心关照。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