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99、北西街上的疯狂查抄  

2012-03-11 12:41:2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宝地区在文革中被抄家的有“问题”户达337家。整条北西街上被抄家、批斗搞得最惨的,记得是鲍莲娟家。这鲍家本是镇上的大户人家,与文革初受迫害自杀的民建主任委员、上海县副县长鲍学仁系同族。鲍莲娟是工商资本家出身,解放前念过不少书,解放后当了家庭妇女,和我母亲一起做揑绣手工,而且因阶级地位相近而比较谈得来(当年和我母亲一起做揑绣活的北西街邻居,除了鲍以外,还有丈夫分别是伤科医生和七宝中学校工的徐师母和阿桂秀)。鲍为人能干,喜欢打扮,说话尖利不饶人,其丈夫系香港两航起义人员,属于有海外经历和海外关系的双料对象,所以文化大革命一来,她家首当其冲被抄了家,因抄家中发现了一些金银首饰、外币和被认为涉嫌“里通外国”的可疑物件,她和海归丈夫双双被造反派戴上高帽子,挂上黑牌子游街示众,有人还把抄出的一串绣花鞋吊在鲍脖颈上加以羞辱。个性很强的鲍不断昂起头要说什么,又不断被造反派把她的头狠狠按下去,有人还乘乱上去拳打脚踢泄私愤。在我的记忆中,镇上的黑六类家庭文革中被游街示众的,鲍家夫妻如果不是唯一,也绝对是最早的。鲍家女儿鲍莲贞当时还是七宝中学的优等生,小小年纪遭此打击本应难以承受,但她倒是秉承了母亲的不屈个性,显得格外坚强沉稳。在阶级斗争为纲年月,家庭社会关系中的海外关系成了个人政治前途的另一魔咒,谁家如有近亲属在台湾或在美国的,实际上就等于不是黑六类的黑六类,你填表时不填吧,被发现后就是蓄意隐瞒政治问题;如果你填了,则将一辈子打入另册,只能内部控制使用而绝对不得重用。所以文革后改革开放,海外关系和海归华侨反而成了灸手可热的香饽饽,这在十年文革中是连做梦也根本料想不到的事情。

在北西街上被抄家次数最多的是我的初中女同学余正言家。她母亲是工商地主成份,其舅舅蒋南翔是文革前的中共中央委员和高教部长,文革开始后立即被打倒,所以她家里不但被镇上红卫兵抄和县里、市里造反派抄,还被北京的清华大学、高教部派人来抄,从1966年夏天到1970年期间(最后是被纪王中学造反队抄),她家先后被各路革命人马抄过十多次家,可算是七宝镇上被抄家时间最长、被抄家次数最多的人家而属于绝对冠军。那年夏天镇上红卫兵首次气势汹汹前来抄家时,带队的镇上干部潘国琴厉声命令余正言开门,从未见此阵仗的余同学内心紧张害怕到了极点,一双手有如筛糠般抖个不停,握着一把门钥匙半天也没打开门,结果被等得不耐烦的造反派一脚把门蹬了开来。此后她一听见街上有敲锣打鼓声就心惊胆战,头皮发麻,害怕抄家的队伍又要找上门来。到最后因为家里被抄次数实在太多而变得趋于麻木了,反正家里已四壁空空无物可藏,所以索性连大白天也门户洞开,箱柜洞开,如造反派驾到便可长驱直入,但翻来翻去最后只能是一无所获。在北西街上还有位中学男同学叫丁祖兴,他家里是小业主成份本无抄家之虞,不料因为其姐姐所嫁的姐夫家里属于黑六类,其婆家所在地的造反派在抄家后感到战果偏少,便怀疑其已转移财产至亲戚家,于是以检查有无地主浮财转移为由,强行闯入丁家进行查抄,搞了个株连九族的扩展式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