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01、大串连途中的列车“艳遇”  

2012-03-11 12:43:4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北京回沪,革命师生免费大串连正值高峰,学校里的同学差不多都走光了。我想到远在新疆支边的大哥,决定去乌鲁木齐串连,伺机去奎屯农七师见见大哥。当时已是秋去冬来的十二月上旬,我背上一床小棉被,带着在县办厂做工的二哥给的十几元钱再度单身外出串连。这次是从松江火车站经鹰潭、上饶去南昌,再从南昌经郑州辗转到了西安,因为去乌鲁木齐的火车车次太少又实在太挤,而车站上到处是急着返疆或进疆的红卫兵,我人矮力薄还带着条被子,所以等了一天都没能挤上车。那时的西安火车站已经冰冻下雪,晚上实在冷得受不了,我就趁列车员不注意,悄悄钻进一列缷完旅客、打扫完毕即将转去车库待命的臥铺列车,接着有一位戴眼镜的天津女学生也跟了上来。

那列车被火车头推进车库里便卸停在铁轨上,车厢里黑漆漆的空寂无人,我与那素不相识女孩各自钻进底层臥铺的被子里,由于大串连的一路上从未睡过囫囵觉而实在太累太乏,我和她在黑暗中才闲聊了一会儿(她比我大一二岁,也想去生产建设兵团看望其进疆的姐姐),就迷迷糊糊地睡进了梦乡。那是我人生中初次与陌生女孩在夜间独居于一处,两人就睡在相邻的左右臥铺上,那时候我伸手可及女儿身而全无邪念,可见15岁的我身心尚未发育成熟,对于男女之间可能的事情还整不明白。不料熟睡到后半夜时,那列车“哐当”一声突然间启动,而且一走出车库就加快速度一路向西,一直开到宝鸡车站才停靠在月台上(这列火车可能是要开往青海西宁的)。

我们慌忙下了车,在月台上左右打听观望,发现宝鸡车站上的候车客要比西安车站少许多,而且有不少人是要由此入川前往成都重庆的。 也算是老天保佑吧,不一会便有一列从北方开往乌市的夜间列车喘着粗气缓缓进站,车上还下来了不少宝鸡旅客,于是在一片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极度混乱之中,身经百战的我很幸运地挤上了这列前往乌鲁木齐的满载列车。而那位原本说好要和我一起携手进疆的天津学姐,终因身单力薄及缺乏拼劲而没能跟着我挤上车。列车一声长鸣向西开动了,我只能擦掉车窗玻璃上凝结的雾气,向仍然逗留在月台上而满脸失望的她挥挥手,衷心祝愿她能交上好运而挤上后面的进疆列车。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