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4、七宝古镇的如厕典故  

2012-03-11 10:10:2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家里人多马桶少,所以我们男娃娃白天解手都得往外跑。镇上的男子小便池较多,仅我家西面的水桥头和夏家弄堂底就有两个。这种小便池分无遮拦全景式和露头半景式两种。全景式是倚墙砌设一条小便槽,如厕男子面墙而立掏出那玩意儿就撒,其背影和侧面都能让过路人看得清清楚楚。有时正在小解时用眼角余光瞅见有妇女姑娘从弄堂那边在走过来,就会略略侧转自己身体,以免下体不雅部位泄光。而露头式则是在小便槽外侧加砌一堵齐肩高的遮羞墙,使过路人可一睹在此方便者的上部尊容而失察其下部形体动作。象我们小孩子无所谓脸面,所以无论小便池全景半景都照撒不误。可是身体已开始发育的街上小哥们就有所顾忌了,他们害怕自己胯下开始有所变化的小弟弟被他人旁窥而真相毕露,所以必须去环境有所遮掩的半景式便池小解,而且还不准拖鼻涕小孩子在后面跟着。平时不肯屈尊在全景小便池公然小解的成年人,还有如我父亲这种在解放前读过四书五经的旧知识分子(其即使后来戴上反革命帽子监督劳动,仍然坚守着他的这份文人尊严,必须到公厕、半景小便池或确定无人可窥处进行小解)。镇上的这种弄堂露天小便池难得有人冲水清扫,而且还常有人偷偷将马桶中粪便草纸倒入其中,所以平时的异味十分严重,到了酷热夏天更是骚臭得非常厉害,那剌鼻的阿莫尼亚味道浓得可以让在此方便者熏出眼泪水来。

小时候家里人多马桶少,所以我们男娃娃白天解手都得往外跑。那时街上公厕较少,除我家西面的夏家弄堂、鲍家弄堂有厕所外,往东就得去北横沥上沟水弄口的公厕。五十年代的古镇公厕多属民国遗留模式,都是在粪池上面打好木架,用阔幅长条木板铺上侧板和面板,再在面板上掏出几个炒菜锅盖大小的圆洞作为解大手的座位(刚进七宝二小念书时,在小学东围墙下的公厕亦如此。因为那座位圆洞的口径是按照老师的臀部大小来设计的,小学生人小屁股更小,解大手时须双脚离地才能坐在那黑呼呼大窟窿的沿口上,真害怕整个人会由此掉下那粪池去,所以解手的全过程都是身体努力前倾着,并用双手努力抓住左右两侧的木板沿口),那腚下排出的粪便属于垂直落体,如果底下粪池因粪少尿多而存有水平面的话,那一长条粪便有如飞机扔炸弹般直落而下,会产生物理加速度而激起数尺高的粪浪尿花,无情地溅射到你的屁股蛋上。记得幼时儿童之间口口相传的一条谜语是“风也来,雨也来,一条黄瓜荡下来”,其廖廖十三字,便把人蹲坑解手时下体的臭屁、尿液先行,屎巴巴殿后的生理动态景致,描写得生动细微,入木三分。所以小时候去这种民国式旧公厕解大手,多带上几张手纸是必须的,否则到时候因池底粪水飞溅而面临人生困局,你一定会惶惶然顾此失彼,不知该擦了哪块地方是好。

这种公厕还有个毛病是男女厕所虽隔板为邻,而厕板底下并没有做隔断,所以竟有个别不怕臭的闷骚男,敢屏住气息将自己脑袋潜入男厕座位的圆洞底下,往隔壁女厕所底下窥视如厕女士的下体祼露部位,由于那家伙在底下目睹难得春光后难抑情绪激动,加上厕底阿莫尼亚气体的浓烈蒸熏,其呼吸也顿时变得急促粗鲁起来。隔壁正在专心如厕的年轻女子耳尖,她听见厕底竟隐隐传来男人喘息声,便吓得提裤离座厉声尖叫起来。于是隔壁闷骚男急忙缩颈抽身,仓惶向外逃窜,令奔出呼救的女子只看见他的一个背影。后来派出所民警接到治保主任报告后赶来做笔录,询问受害人有可能是谁?这位女士反而吱吱唔唔起来,不管民警再怎么问,她都推说自己没看清楚。事后有街上邻居闲扯,说逃走的偷窥者必定是本镇男人,受害人看见其背影理当能认出是谁。她话到嘴边念及乡邻,便大慈大悲改说一句看不清楚。我想有佛语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缺德男人如当时被揭发出来,肯定会戴上坏分子帽子进行无产阶级专政,那他这辈子包括其子女家庭也就被彻底毁掉了。所以被窥女子当时对公安隐而不揭其名,真有如南海观世音下凡,给了大恩大德大慈悲。这男人如有点良心的话,真应当感念这心慈女街邻一辈子,此后永不再做此等下三滥的事。而且此后镇上倒确实未再有厕底观窥事情发生,说明此君也盆中洗手,立地成佛了。

到了六十年代,镇清洁所顺应镇民呼声,拆除了公厕里的旧式木制大便座位,改在粪池的前上方,用砖块水泥砌出数个35度倾角的地面蹲式大便槽,可使顾客骑蹲在便槽上解手,解出粪便会掉落于便槽斜坡上,经自家尿液一冲,那槽中累积粪便即鱼贯而下,倾泻入身后浩瀚粪池中。此时无论粪池中积液有无及你所排粪便之规模大小,都永不再有臀部濺粪沾污之虞。而且那便槽只有十几厘米宽度,纵使有好色之徒再在那厢想入非非,也无法再探头下去窥伺隔壁女厕的裙底春光。那时的公厕虽然每天早晚都有清洁女工冲洗,但每到夏季总免不了苍蝇纷飞,蚊子乱叮,臭气冲天,唯有一二便秘老男人,会衔上一截湿溚溚烟屁股,蹲在那一方宝地上半天不挪窝,轻声哼哼嗯嗯,悠然闭目养神。这街头公厕的蹲坑座位一般只有三四个,所以有时碰到肚子拉稀或憋急了,便出门往西快步直奔离家最近的夏家弄堂公厕,有时急急推开那吱吱嘎嘎的破败扉门,却见里头已有三四尊菩萨满座,而且没有一位有即将完事的模样,于是只得拉上门离去,掉头往东急奔数百米之外的沟水弄公厕,一路上还要狠命憋住肛门处外洩压力很大的粪便,而使下腹部胀痛得眼冒金星,这种高度内急的难忍滋味,令我至今记忆犹新。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