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5、我家对门的揑绣工场  

2012-03-11 10:12:0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家对门的下塘沿河房屋,是镇上家庭妇女们的手工作坊,因为解放初期这里以揑在手中操作的绷绣活计为主,故简称为“揑绣工场”。镇上妇女的手工,除剌绣是国人祖辈相传以外,勾针编结都是清末时由镇上天主堂里外国修女所传授的技艺。这手工作坊的剌绣、勾针成品,大多是销往日本和香港。那手工作坊南临蒲汇塘,北依北西街,南北两侧都是敞亮的长排玻璃窗,通风采光特别好,所以每天常有多到十几个,少到七八个的家庭妇女,倚坐在作坊里的靠背竹椅上,嘴里说东家摆西家,扯着永远也说不完的闲话,顶端扎着一块塑料泡沫的钩针则不停地快速左右摇摆(估计一秒钟要勾穿线绳五六次,其技艺已熟练到无须观察地步),其眼睛偶尔瞄瞄自己手上活计,偶尔看看邻座手工进度,而更多的时间则是笃悠悠左顾右盼,时而看看南窗下蒲汇塘中摇过的船只,时而瞅瞅北窗外街上的过路行人,像周立波侃新闻那样,不断关注、捕捉着街头新闻眼,编织她们绵延无穷的街坊话题。

有时碰到出口任务紧急,春夏时节她们还要到作坊里开夜工。这时她们最喜欢把竹椅搬到街面上,脚边点一盘三星蚊香,就着屋里灯光和天上月光,悠哉悠哉地做手工活。这时如果街上谁家孩子临近考试而挑燈夜读,她们就会评价说是“小和尚临时抱佛脚,下塘鲤鱼想跳龙门。”有谁家夫妻吵闹相打,左邻右舍没来劝架,她们就开始点评了,一个说“小夫妻拌嘴是船头浪相打,船尾上说话,左邻右舍都不过来劝,个个都是聪明人。”另一个可能对这家子有些成见,所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我看是未必。俗话讲好有好报,恶有恶报,如果不是平常做人刁钻促狭恶阴损,夫妻俩个吵闹相打到半夜三更,做邻居的哪能会不理不睬?”后来塘北居委会委员兼北西街居民小组长沈全珍闻声赶来劝架,那男人听了劝没了声音,但媳妇反而不依不饶夺门而出,哭哭啼啼非要回娘家去,那沈组长一直追过塘桥南仍没把她拉住。气喘唏嘘的她折而不挠,回来把那男人数落了一通,还拖着他一起去塘南岳母家负荆请罪。过了好半天,还真把气走的老婆连夜接了回来。看着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沈组长折腾到深更半夜才回家去,她们便十分感动地作出正面评价说“居委沈组长不拿一分钱工资,还轮更半夜劝和小夫妻。凭良心讲,这样的共产党干部真的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