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67、镇上的女子搬运组  

2012-03-11 10:31:35|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来脚班公司的这些男性老脚班因年过花甲,身老力衰而不得不返家养老,于是镇上在六十年代组织一批家境困难的家庭妇女来接班,其中就有我小学同学沈凤章的妈妈。那时整个社会最崇尚军人,只有红五类子弟才配穿军装军服。记得沈同学有一次穿一件无红领章的草绿色军服上了街(听说是其姐男朋友的正宗军装,上面还有军服厂标识),结果被镇上革命红五类看到后,便以“反革命子弟不配穿军服”而当街将其骂哭(记得当街骂沈的是隔壁做大饼陈师傅的成年小舅子)。沈家住在北大街中段的姜家弄里,豆腐店杨家的西隔壁,家里子女众多负担很重。沈妈妈的男人解放后因被政府作过处理且身体不好,所以家里的重担都压到了她的肩上。她个子偏小身体单薄,估计自身体重只有八十来斤,为了能多挣些苦力钱来维持家庭生计,她鼓足勇气跟着别人下了停在蒲汇塘里的运米船,先学着在一旁拎起沉重米袋帮别人上肩,过一阵就试着往自己肩上压二百斤的米包子,然后迈开纤细瘦弱的女人脚杆,摇摇晃晃走上倾斜度很大的长长木跳板,一次不行就咬紧牙关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人的干活力气是可以炼出来的,人的生存勇气也是可以逼出来的。身子单薄瘦弱的沈妈妈在艰难生活的重压下全力拼搏,渐渐成了镇上女子搬运组的主力成员,揹水泥包,抗米包子,扛大箩筐的黄沙石子,再苦再累的活她也拼命顶着干,因为那时的她不但要顾全家的柴米油盐开销,还要负担多个孩子的沉重书包(男人被政府处理,孩子学费难以减免)。身材瘦弱但性格坚强的她负重行走在蒲汇塘岸边狭窄跳板上的蹒跚身影,实际上是阶级斗争为纲年代里,成份不好镇民艰难求生境况的真实写照。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