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68、七宝塘北居委会的传呼电话  

2012-03-11 10:33:0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镇上居民家里都没有电话,附近的公用传呼电话设在塘桥下北东街口的塘北居委会里。这正对河边水桥的居委会是单开间两进深房屋,那黑色老旧的公用电话就安放在沿街前间的靠窗口位置,手臂上缠着红袖箍负责看电话的老伯伯,每天在那儿正襟危坐且神色庄重,很有一些非在编居委干部的气派。在里面的一间房子就是居委主任和治保干部的办公室,前后隔墙上还开着一扇玻璃窗,当前间有人打电话时,坐在里间的居委干部不但能看得明明白白,还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如果我家有了外来传呼电话,那管电话退休老头便会把电话听筒搁在座机旁边,迈着一双颤巍巍的老人腿,走到北西街来“呯呯、嘭嘭”猛拍我家门板,并在街上拉开嗓门大喊:“83号有人哇?有上海女同志打张赞虞电话,快点到居委来听。”于是家里人便应声快步小跑着去居委会里接电话,打完了还要付五分钱话费(通话超过五分钟还要加倍)。

如果你去居委打电话时碰上人多,就得在靠墙的长板凳上坐着排队,等前面的人一个个依次打好了,再轮到你上前接过那话筒,等耳朵里听到了“嗡”的一声长音,再伸出手指在圆形转盘里“嗞啦嗞啦”连续拨号。等到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你还得抓紧时间快点说和大声说,听任满屋子的人一字不漏地倾听你的通话内容(反正那时也无所谓隐私权)。如果实在有很重要而且不宜让人旁听的电话要打出去,那就得等居委会里所有打电话的人都走光了,你才能好言好语支开管电话老头,赶紧拿起话筒压低嗓音与对方说上几句最重要的私密话。那管电话老头虽然不大情愿地走到了约有六七步远的房子一角(按照其80岁老人的听力应该是听不清电话声了),但他的老脸上仍然是满布狐疑,还在那儿耸起耳朵努力倾听,看电话中是否有对党对政府不利、不满的出轨话语。

到了四清运动以及文革当中,这居委会公用电话的使用更有了浓浓的阶级斗争意味,除了报丧、重病等特殊情况,管电话老头秉承居委会领导和管段民警意旨,对四类分子的外来电话一般不予传呼。在居委会里往外打电话时,凡是浪声说笑无所顾忌者,说东扯西打了半天还没完没了的,不用说必定是工农出身的革命群众;凡是神色畏畏缩缩,说话吞吞吐吐者,不用问大都是黑六类家庭,而且如无天大的事,他们一般不会也不敢轻易到居委会来打电话,因为黑六类家庭在阶级斗争年代都有“祸从口出”之忌,这打电话时你不经意间说出的话语若有半点闪失差迟,如被革命群众听见了记下了,再向专政小组举报你政治问题以邀功求赏,那你的后悔药都没地方买。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