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76、写血书坚决要求去新疆的大哥  

2012-03-11 10:54:5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5年夏天,我大哥肖天平七宝中学高中毕业考大学,平时各科成绩较好的他,其高考成绩理应不错,但第一志愿却错填了当时不可能录取出身差考生的北京航空学院。那北航是提前特招的理工科准军事院校,其招生的政治要求比清华、北大还要严格和挑剔,一般都要求三代以上工人、贫下中农出身,别说是黑六类子女了,就连父母亲有点海外关系或生活作风有些问题等等都要被拒之门外,所以我大哥填北京航空学院为第一志愿,属于标准的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他当时的毕业班主任是从师院毕业不久的李建文老师,其因涉世未深而未察觉我大哥所填第一志愿之荒谬绝伦。结果大哥因错填高考志愿之失误,一步踏空致步步踏空而高考落榜。这年夏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要在上海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招收一批干培生,言明属干部编制,进疆后还要去学校深造三年,然后再分配工作。于是因青春年少、血气方刚而想要远走边疆与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的他,在这年的暑假写了血书要报名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此时父亲已在四清运动中作为打击对象停止教课,实际上大哥就是不想去也难)。大哥报名后,母亲领他去徐家汇买了些出门衣物,还进饭店去点了一个土鸡汤,看着他将整个鸡子囫囵吞枣吃得干干净净(母亲只喝了几匙汤)。当时为防止报名青年思想发生反复而届时溜号,县里还将报名去新疆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全部集中在莘庄公园里办住宿学习班,直到将穿上绿色兵团服的学生们集体护送到北火车站。当时的北火车站月台上锣鼓喧天,红旗飘扬,各界欢送,领导到场。但等到火车汽笛一声长鸣,列车车厢哐当一声缓缓启动,家长们在月台上还是紧抓住子女的手不肯放,流着眼泪边跟着火车跑边叮嘱着孩子,车上车下的老老少少哭声震天,撕心裂肺地嚎成一片。
        大哥远赴新疆以后,二哥因此沾了些光,不久由居委会安排到县办的华丰电器厂当了学徒工。以后每隔二三年,大哥都要回家探亲一次,为了尽量节省路费,尽管火车从乌鲁木齐开到上海单程就要三天四夜,但他来回都买最便宜的硬座票,疲倦得实在抗不住了,就钻到那座位底下躺一会儿。因为新疆兵团缺米少油,每月每人只能吃五斤半面粉(其余都是包谷粉),全年只有国庆和春节能买点猪羊肉,所以回新疆时送他去北火车站乘直达乌鲁木齐的52次列车,我们都要帮他背上上百斤的粳米和食油(那时老百姓的粮食、食油都是凭票计划供应,居民每月只能买几斤粳米,所以大哥每探一次亲,家里就烧饭烧菜就得长年累月给抠着点,以给他积攒足够的粳米和食油,有时乡下的姨妈家也会支援一些)。乘那趟长途列车的基本都是上海支疆青年,都是全家出动帮助背粮食、拿行李,车站候车区的过道上、座位上到处都挤满了人和大件行李,等到发车时一旦通过检票口,身强力壮的送行者便肩抗手提沉重物件,气喘嘘嘘拼命往前奔,为的是抢先在列车行李架上谋得一席之地。有的人冲进了车厢见自家行李还没有送到,索性爬上行李架躺在上面,于是后来者伸手要拖他下来,他死赖在上面不肯下,双方骂天骂地乱成一团。等到抢行李架的战争硝烟散去,长蛇般列车汽笛长鸣,哐当一声缓缓开动,月台上和列车上的人又哭成了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