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53、七宝街巷风情录  

2012-03-11 10:08:49|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了大白天,古镇的小街上就会清静许多。家里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小街屋檐下只留下仨俩家庭妇女散坐在门外的小板凳或小竹椅上,或洗衣、拣米拣菜,或打毛衣、纳鞋底,相互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太阳光好的时候,不少人家会用长凳倚墙搁起一张竹匾,在匾里晒晒黄霉天里有些潮湿的杂豆或米粮。有的还将破得不能再穿的旧衣服剪开来,铺在匾里面用浆糊一层层粘贴起来,等放在太阳下晒得干硬了就变成“硬箔”,再用鞋底的纸样比照着将“硬箔”一块块地剪下来,然后将七八层“硬箔”重叠在一起,用鞋底线一针针地纳透纳紧,就成了手工制作的布鞋底。西隔壁做点心的陈家婶婶子女养得多,所以她午后经常端坐在家门口扎鞋底,只见她将大号缝针剌进鞋底某一点,用手指上套着的顶针箍将针屁股往上用力一顶,再用镊子将已穿透鞋底的针尖往上拔高些,接着便用手指将缝针整个拔出来,再“嗞--”地将针后面一长段鞋底线全部抽过来,然后再将针尖剌向鞋底上近旁的另一点……她在扎鞋底的过程中,还经常要举起缝针往自己头顶黑发中间划拨几下,其既可让针尖沾点头油以减少鞋底过针的阻力,又可活动头皮、消除屑痒而一举两得。

此时难得有人从街面上走过,她们都要远远看着他走过来,再看着他远远走开。如果这人是认得的乡邻,还要从他或他家的有趣无趣故事说起,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上个大半天。到了午后,街上时有挑着匠人担的手艺人串街走巷揽生意,拖着悠长的南腔北调边走边唱“削刀--磨剪刀”,“坏咯棕绷------修伐”。还有挑着货郞担到处卖斩糖的男人找个街角停下来,摇着拨浪鼓,花言巧语地引导在街上打弹子的小孩子,去将家中旧书报、废铜烂铁等拿出来,调换他担子上的小玩具,或者从担子上切几片粘牙的斩糖吃。街上有时会有招揽到生意的弹棉花师傅,在街上搁起门板铺开旧棉胎,肩头斜挎丈许长弹棉弓,并用手指有节奏地强力拨划弓弦,“腾腾腾”地弹起了棉花胎。小时有个谜语叫”青竹头造露台,请你姑娘坐起来,琵琶燕子叮叮打,着地梅花朵朵开”,便把这街头弹棉花情景写得活灵活现。有时还有挑馄饨担子的一路敲着的笃板,轻声哼唱着走过来,如若谁家楼上少妇有点嘴馋了,便会推开木格窗扉,“唉”一声招呼那街上担子停下,然后垂放绳索从楼窗处吊一只平底饭篮下来(内置一只干净空碗),让对方取走篮子里一毛馄饨钱,盛上一碗汤水鲜亮、葱花翠绿、薄若蝉衣的精肉小馄饨放进篮子里,于是楼上倚窗少妇纤手轻提,楼下美食竹篮袅袅升空,一笔空中餐饮生意即告完成。

最使孩子们心动的则是街头走来了爆米花的手艺人。爆米花筒是个大肚炸弹状的熟铁铸件,其上端是个可开启的螺旋铁盖,匠人把一茶缸大米倒入,再放入一粒糖精片,把铁盖旋紧密封后平置于机架上,然后边拉动风箱,边摇转爆米花筒,使小煤炉上的火苗均匀烤炙筒身,约摸过了十来分钟,匠人便把筒身移至一边用空麻袋套住,边大声说“响了,响了”(围着的孩子立刻用双手捂紧自己耳朵),边用套筒猛的扳开筒盖,只听“嘭”的一声炸响,便有大团烟雾从麻袋中腾起,馋人的米香在街上随风飘溢。匠人提起麻袋角,将香喷喷、白花花的爆米花倾倒在顾客自带的搪瓷大脸盆里,这时自家孩子抓起便吃满脸的得意,而别家小孩在一旁看得直咽口水,有的便跑回家去吵闹,扯住父母衣襟非要去爆米花不可。

七宝古镇上的街道都比较狭窄,有的地方打开楼上窗户,和街对面楼上的住户简直可以手拉手。如果有青年男女在临街楼上对窗而居,天长日久经常你顾我盼自是易生暧昩情愫。如果楼上住的都是未婚男女,倒还能成全一段古镇邻里间的青梅竹马姻缘;但如已婚嫁男女长年对窗居住而引出婚外缠绵故事,则会搞得家翻宅乱,辱及祖先。而且年轻女子住在临街的楼上,还经常要打开窗户去晒衣晾物,这就像《水浒传》二十三回里潘金莲临街用叉杆去叉门帘却误打在西门庆头巾上,由此而引出一段由王婆牵线的灭夫奸情一般,如果女子内心不够安分而临街居住,还容易与街上过往的风流男子产生眉眼纠葛。所以过去镇上的大户人家娶了新媳妇,主人家为门户安宁起见,都要把儿子的新房间设在后房间,临街的楼房则都由饱经风霜的父母来居住。哪怕新媳妇对此再不高兴,做婆婆的也决不会退让半步。有时碰到不懂事的傻儿子帮媳妇说话,也要求搬到街面房屋去居住,这当妈的既不能答应,又不能把个中原委说破,真也是难煞了做父母的人。

文革前的七宝镇民风淳朴,保留着不少有地方特色的民俗。其中每年农历七月十四晚上的吃豆腐浆、吃“油炸桧”(即油条),是周遭其他乡镇所没有的。到了这天晚上,南北大街上便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所有的饭店、点心店门口,都放着热气腾腾、喷喷香的大桶豆腐浆暢开供应,还有现炸现吃的“油炸桧”出售。到了这个晚上,家家户户都在自家门前的街沿石上点上几根蜡烛火,哪怕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家长也照样会掏钱买来一锅豆浆和好多“油炸桧”让家里人吃。小时候到了那一天只管吃豆浆油条,也不知道这古镇民俗的详细由来。近来翻阅《七宝镇志》上金九牛先生著文,始得知七宝的七月十四吃豆浆始于明末清初。那时松江府明末中书舍人李待问领导当地军民浴血抗清,其捐躯殉难之日便是农历七月十四,此后松江民众自发将李待问奉为松江城隍庙神主,以其忌日七月十四定为每年庙会日,并把吃豆浆、吃油条作为庙会特色。明清时七宝属松江府治下,当时也在城隍庙里供了李待问神象,在七月十四吃豆浆、吃“油炸桧”。七宝人把油条特称为“油炸桧”,其中的“桧”指害死忠臣岳飞的南宋奸臣秦桧,“油炸桧”即油炸秦桧,而吃“油炸桧”便是把奸臣秦桧油炸并且吃掉。此抗清民俗从清初一直沿袭至解放后,前后历经数百年而不衰,足显七宝镇的世代居民都敬仰忠臣先烈,有着强烈的民族气节。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