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10、四川辣嫂子来上海探亲  

2012-03-11 13:10:16|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钟的老家在滔滔岷江边的四川犍为县孝姑乡永平村的大坝子上,那里依山傍水,风光旖旎,本是物产丰饶的天富之国,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她家解放前原是当地四代同堂的大家族,家里拥有许多田地山头,等到解放后四川搞土改时,她家评了个中农。到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年代,当地乱放农业高产卫星,砍树挖矿大炼钢铁,还非要农民砸锅倒灶,逼着去吃公共食堂。后来村里的公共食堂断了粮,村民有半年光景未见一粒粮,大家除了吃野生羊角菜、牛皮菜和红薯叶外,还将枇杷树的嫩树皮剥下来,用火烤焦再磨成粉末食用。青年和小孩饿得受不了,都在夜间跑到生产队的甘蔗地里偷啃甘蔗吃,而吃不到甘蔗的祖父和父母亲都饿出了水肿病而去世。在她家岷江对岸的几个乡因山多水恶地薄,村里的农民饿得纷纷外出逃荒。有的人已经摇摇晃晃走到岷江边的沙咀渡口,眼看离江边渡船只有数步之遥,但走着走着就倒在了坝边堆满鹅卵石的河滩地上。

断粮的危机使学校教学也难以维持。钟就读的孝姑农业中学几位老师,被迫离校自流去了新疆乌苏农场。钟辍学离校后去当地的水肿病医院当过护理工,还参加了卫生训练班。后来因家里实在太苦难以生活,就出川自流去了新疆农七师。此后钟因为有在医院工作过的经历,被安排去126团车排子医院当了护理员,接着又因家庭出身好被派去13连当了卫生员,才遇上了已被下放到13连教书的大哥。那时我大哥个儿虽不高,但秉承了父亲的英俊长相,还有一副天生好嗓子,所以在进山开挖水库时被选入文艺宣传队,还扮演《白毛女》中的大春。他在戏台上眉眼英俊,歌声激越,举手投足间已勾走基层连队诸多少女的芳心。后来大哥主动向全连最美的钟卫生员求爱,在千里冰封的塞外杨树林里开始了甜蜜恋情。后来大哥来信对父母陈说此事,还寄来了钟梳着粗黑大辫子的侧身美丽照片。我父母对钟本人并无异议,但担心大哥在新疆找了对象,以后更加难回上海,所以几度去信婉转劝导。但热恋中的大哥哪里听得进去,反而来信说他已决定与钟登记结婚,还说要带着钟一起回沪探亲。

那时父亲已经灰头土脸在七莘路一号桥建材商店戴帽改造,而且文革造反派还在我家门外的墙上张贴着历数我父亲反革命罪行的大字报,这让新大嫂到婆家来认亲时目睹此景将情何以堪?于是我在大哥到家前两天的夜半风雨声中,悄悄上街将那大字报一把揭下并撕碎,揉成一团扔进了潮涨流急的蒲汇塘。第二天邻居们自然注意到了我家门外大字报的失踪,但可能都以为是昨夜风雨交加被卷走了而无人质疑,方才使斗胆作案的我放下了忐忑之心。虽然父母亲对不听劝的大哥很有些想法,但对于在阶级斗争烈火熊熊的文革时期,能毅然下嫁给反革命子弟的钟,自然也有一份出自心底的感谢和敬意。但钟在上海逗留仅数日,就因琐事在家与大哥吵了架并互相动了手,其川妹子的麻辣个性显露无遗。大哥大嫂离沪回了新疆,母亲又因媳妇个性过强而担心落泪不止。实际上,我大嫂若无这天不怕地不怕脾气,也不敢孤身一人去闯新疆,也无法在三教九流会聚的兵团连队里立足。当时背负坏出身枷锁远赴新疆的大哥个性有些柔弱,娶妻个性强硬属有得有失而且得大于失,因为即使在家被火辣娘子管束有时受些气,但在农场里有个当卫生员的强势老婆给罩着,因农场里家家有个头疼脑热的都要她帮助对付,所以大哥在连队里从此倒也不再有人给穿小鞋。后来文革当中越搞越左,出身差的支疆教师都被贬去连队种地,属于反革命子女的大哥也自然无法幸免,他和被打倒的原新疆起义干部编在一个改造班,去天山深处挖水渠,修水库。后来也幸亏钟在连队里当着卫生员,头头脑脑那里还说得上话,送得上礼,后来过了一二年,大哥就返回连队小学任教,好歹保住了兵团教师的干部身份。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