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80、令我生畏的派出所民警  

2012-03-11 11:22:1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戴帽加冕后,当时镇派出所还把在学校读书的所有专政对象子女都叫去开会。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走进那大门口挂有红色警灯,负责全面对敌专政的七宝派出所。这派出所设在塘南典当街中段的一处原地主宅院内,其进门右侧是户籍登记室,左侧是会议室,穿过小天井,正对面房屋是民警办公室,西厢房是所长室,东厢房则是临时拘押室。我走进派出所大门时心里慌得打鼓,脚底下直发软,坐到会场角落里,起先连头也不敢抬。后来鼓起勇气往前后左右看看,只见一个个在那里低头入座的,都是镇上著名且有标志性的四类分子家庭的落难子女。会场上没有制作会标,只是在侧旁墙壁上贴了一长条“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白底黑字标语(这会标也确实不大好写,总不能写成“七宝镇四类分子在读子女训话会”吧)。穿着白色警察服,束着武装腰带,戴着大盖帽的派出所所长神情严肃地走上台来,他先讲了镇上在四清运动中深挖阶级敌人的大好成绩(其通报的挖出阶级敌人名单中当然包括了我的父亲),说这是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对敌阶级斗争取得的伟大胜利。最后所长的目光如剑左右扫视着底下的四类分子子女,先说过一些“党对剥削阶级家庭出身子女的政策,历来是‘有成份论,但不唯成份’”之类的套话,接着便严厉教育在座学生“家庭出身不能选择,今后道路可以选择”,告诫我们必须在政治上与反动长辈划清界限,发现不对头情况要大义灭亲,立即向派出所报告。

那时的七宝派出所对于家庭出身不好的我来说始终心存敬畏,与镇上公安民警的个人接触则更少。那时在北西街东首居住着一位派出所民警,他个子较高较瘦名叫陈扣子,听说解放前做过伪警察,解放后被人民政府留用。可能与这一负面背景有关,他当警察时待人接物还算比较文明,对待四类分子家庭也从不吹胡子瞪眼,与街上邻居相处也客客气气,从不摆警察架子。而印象较差的是另一位年纪较轻的白脸地段民警,他下居委来板着脸动辄训人,说话很冲很左。记得我还在念小学时,有一次县里在七宝中学操场组织足球赛,这位白脸民警在操场门口把守,不准我们一帮顽皮孩子进去。我们便溜到操场旁边,爬上杨树翻过竹篱笆进去看球。后来这位民警在球场边巡逻时发现了我,便一把揪住我衣领拖出来,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地主张赞虞的龟儿子,连你老爸看见我都老老实实,服服帖帖,而你竟敢翻墙头进球场,竟敢不卖我的账?!”说着把我手里拿的竹竿抢过去,往膝盖上一顶当众折断并远远扔到操场边,还瞪出眼珠子喝令我“滚!”众目睽睽之下,我被那凶神恶煞的白脸民警赶出了操场,独自哭着回了家。回家后父亲知道此事勃然大怒,生平第一次用竹杆结结实实抽了我一顿,他一边推开母亲和外婆,追过几间屋子来打我,一边咬牙切齿地痛骂:“侬迭个闯祸坯,我因为有政历问题,看见民警要毕恭毕敬,而侬(你)倒胆大包天,竟敢翻围墙进操场惹民警光火!我今朝一定要打得侬一生一世都记牢!” 第二天我屁股上、腿脚处平添了多条紫色抽痕(父亲是个教书匠,他平时最重视子女的头脑智商,所以他教训孩子时从不打头部及有五脏六腑所在的胸腹部,专捡肉厚皮粗的臀部和腿脚处下手,而且手持戒具也仅限于细竹杆之类,可避免把我等的脚骨打折),足见父亲那天对我下手之重,也足见那时一位普通民警对有政历问题父亲的强烈威慑力。后来父亲在四清中戴上反革命帽子管制劳动,白脸民警驾临北西街时的无产阶级专政态度也就更加严厉武威了。但这家伙除了较左以外,在个人私德方面有些欠谨慎。文革中他在宿舍里打开窗子赤身洗澡暴露私器,使在对窗楼上居住的年轻妇女实在忍无可忍,鼓起勇气向派出所所长告发。结果白脸民警被内部警告,该警员宿舍也被换了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