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82、遭遇父亲被批斗窘境的妹妹  

2012-03-11 11:35:29|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我念初二时,比我小五岁的妹妹张肖炜正在七宝二小读二年级,父亲戴上反革命帽子后在小学里当校工并被师生管制监督,也使她从一个优秀教工子女一转眼贬为遭人侧目而视的反革命子女,前后的心理落差极大。那时小学里有不懂事的孩子会当她面辱骂当校工的父亲,还向他吐口水、扔东西甚或动拳脚,这让她轻易不敢迈出教室门,连上厕所也尽可能选择与父亲相遇机率最低的路线与时机。学校里召开由全校师生参加的革命专政大会时,还要把头戴尖锥形高帽子、颈挂写有“打倒反革命分子张赞虞”小黑板、双手向后反背着被身旁两位男老师作喷气式押解、头颅被狠狠揿压到近膝盖处的父亲押上操场司令台示众并进行批斗。在这种人生极为羞辱难堪的场景下,当别人声嘶力竭地历数生身父亲的“反革命罪行”时,她尚可低头闭耳心中默念着其他而回避,但当会场上铺天盖地呼喊起打倒牛鬼蛇神父亲的口号时,她在同学们的众目睽睽之下,必须被动木然地跟着大家伸臂举手并机械呼号。最让她无奈的是每天离家去上学时,总有几个想找乐子的同校毛孩子守候在她上学必经之路的塘桥头,并忽前忽后地追随围绕在其左右扮鬼脸,还手舞足蹈地哼唱着咒骂张赞虞的蛤蟆小调以昭示其是反革命女儿,一路强行陪送至学校,让她实在无路可逃。

所以我妹妹在念小学阶段因反革命父亲而遭受之童年心灵创伤,应该远比我还要来得直接和沉重。以至于文化革命期间有一段时间小学也搞停课闹革命时,她竟有如获特赦之感。或许也正是这种早期的精神磨砺,让她养成了在恶劣环境下仍能自我肯定不断上进的习惯,形成了相当独立的价值观和豁达的心态。我妹妹是母亲在患肺病期间所生,所以身体瘦小特别虚弱,在学校念书时,有时上早操课升国旗,她也会因支持不住而突然晕倒在操场上,半天不省人事。她先天智商不错,后天勤奋努力,所以一路是班里和全年级学习成绩出众的优等生。她高中毕业于已取消高考的文革年代,当时按照家里兄弟姐妹的就业情况排条件,因三个哥哥分别是一外农、一市农、一县工而条件比较硬,所以虽然是黑六类家庭出身,还是分配进了正在初创时期的金山石化腈纶厂。妹妹因在学校表现好和读书成绩优秀,经中学团组织长期考察后批准参加共青团,临毕业前还参加了学校团总支组织的入团宣誓仪式。不料后来由学校上报公社团委审批时,还是因其家庭政治条件太过恶劣而遭到否决。结果把中学团总支也搞得十分尴尬,只得进行危机处理,派专人去金山石化厂,将我妹妹的良好个人表现及入团未获批准之情由向其组织部门作详细介绍。十分巧合的是,七宝中学派去的红五类团干部吴桂英,却正是我祖母的亲姐姐之孙女。当初姐妹俩从苏北乘船逃荒到上海谋生而来到七宝,一个进入张宅作丫环再当姨太太,一个嫁给了穷人继续过苦日子,解放后她们所生养的后代便分属红五类与黑六类而二极分化,真让人感叹人间之世事难料。而可能也正因为有此层关系,因此吴在向石化厂通报张肖炜入团情况时,说她除出身不好以外样样都好而近乎完美,所以石化厂在给新进人员办培训班时,竟还让年纪最小的她担任了班长。

实际凭心而论,像我们这种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自小接受社会主义教育的学生,即使家庭出身不好,也都是真心相信党、热爱党、崇拜党,一心想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干革命的。也都真心想在政治思想上与有问题父辈划清界限,使自己努力学习成长为社会主义建设的有用之才。也因为出身不好政治条件差,所以读书特别刻苦用功,在校成绩品行也都是很好的。但老人家作为诗人型的军事家、政治家,他饱读马列更精研线装书,思路开阔神奇无人能及,在带领全党打败老蒋建立新中国以后,还其乐无穷于他神往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先是以“人多热气高、好办事”的领袖语录居高临下批倒马寅初的“人口节制论”,鼓励妇女多多生育并誉为光荣妈妈,使人口问题成为国家的言论禁区,使此后十余年间全国人口失控而翻倍暴增到十多亿,于是不得不实行无限期的计划生育和独生子女政策至今;到1958年想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带领全党全国“斗天、斗地”,结果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神话彻底破灭,全国在“大跃进”时不知饿死了多少人。“三年困难时期”渡过后国家经济刚有些起色,老人家又转而在政治上全力“斗人”,以莫须有罪名打倒了邓子恢、习仲勋,并一再拉高“以阶级斗争为纲”调门,不但要斗社会上阶级敌人,还要深挖党内走资派,而中央集体领导在他的领袖威权面前已经名存实亡。所以到了四清运动后期,阶级斗争扩大化的政治飓风已经席卷全国,连学校对出身不好学生也视为准敌人范畴而加以警惕防范。所以当时每每听到老人家发表关于阶级斗争的咄咄逼人的一段段伟大语录,便有彻骨寒意不由从后背脊梁尾端升起,也越来越预感到像我们这般背负恶劣出身枷锁的学生娃,在如此极左政治气候下将更加吃苦受累遭罪,已是注定在所难免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