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14、在公安局工作的汝姐和宋姐夫  

2012-03-11 13:20:17|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汝姐名叫查锦汝。她母亲张启秀是我祖父的养女(夏氏太太外甥女),在张宅长大后嫁回青浦娘家后育有二女一子,其子锦辉解放后到七宝读高中,后同济大学毕业去东北工作。长女锦汝(我们称“汝姐”)在解放那年在七宝参加青干班后进公安工作,后与山东南下干部老宋结婚(参加过抗日战争,曾在市公安局、市外贸局工作,享局级离休干部),此后在虹桥派出所工作直至退休。那泗泾伯伯长得个子较高,面容白里透红,其五官长相和皮肤还有些欧洲妇女韵味。她出身于乡下大户人家,虽然解放后家里变穷了,但回张宅娘家时送礼面面俱到,手面还是比较大。她做家务手脚麻利,说话干脆明白,待人处事还真有些男伯伯的腔调。后来她随已婚长女去天山新村生活,但当儿子分配去辽阳造纸机械厂工作并在东北成家后,爱子若命的老人还毅然迁走户口跟去辽阳生活,直到水土不服生了大病才无奈回到上海。后因突发心肌梗塞而去世。
    记得汝姐家住在天山二村四楼走到底的直统间里。住在那幢楼里的都是公安系统干部家庭。宋姐夫是山东老区的儿童团员、武工队员出身,抗战时和鬼子汉奸拼过剌刀,淮海战役时乘胜追过长江,是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存者。由于担任着很重要的公安内保工作,他黑黑的四方脸上表情严肃,不苟言笑,见到了我会操着山东话说一声“轮轮来了呵”,接着便走开去做他的工作。像他那样出生入死的抗战老八路,本来是书本上、电影里描写的英雄人物,现在成了近在咫尺的表姐夫,心中仍然充满了深深的崇拜和敬畏。天山二村的房子因造得最早而煤卫合用,各家在公用大灶间集体举炊时十分拥挤,卫生间在使用高峰时也得象长途列车上那样稍作等候(那是我一生中初次使用抽水马桶,平时用惯了木马桶的我,坐在那冰凉的陶瓷坐便器上老半天拉不出屎,完事后去扯动那冲水绳也心中忐忑,害怕水箱里下冲的水会溢出那坐便器)。
    那时汝姐夫妇俩工作太忙,所以泗泾伯伯在他家包做家务还领三个外甥,因家庭出身、语言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多重差异,富贵人家出身的泗泾伯伯与山东革命女婿朝夕相处,互相都有些看不惯与不适应,有时还会偶生轻度的口舌之争。后来文化大革命中,地主成份的泗泾伯伯被天山新村红卫兵揪出来批判,把老革命的宋姐夫也搞得灰头土脸,一再为地主岳母的事给公安局领导写报告(实际上宋姐夫当初娶地主家庭出身的汝姐也是经组织上批准的,决非其蓄意隐瞒)。虽然泗泾伯伯对粗线条的山东女婿老宋始终存有些想法(特别是她儿子查锦辉同济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去辽阳造纸机械厂工作,她总认为在公安当官的女婿没有尽全力帮忙,否则儿子不至于远去东北),但说句老实话,当时她也幸亏跟着参加革命的女儿女婿进了城,否则留在松江乡下被农民专政批斗,她这条老命恐怕早就在历次运动中就可能被报销了。

在文革中我家最困难的时期,阿婆家和汝姐家都给予了力所能及之种种帮助。我插队上调时,宋姐夫帮我找公社党委管副书记(系解放初的公安老同事)打过招呼,我妻子从朱行汽运公司调到莘庄工作时,由汝姐找公司政工干部老杨反映了我们的具体困难(系公安老同事);区县法院撤二建一时为能留在闵行,董阿公帮我与其比较熟悉的黄区长说了说(董在市计委农业处负责物资调配时,对当时任县委领导的黄多有支持)。现在董阿公和宋姐夫已先后谢世作古,但他们过去所给予过的点滴帮助,自应永留在我的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