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21、东斜对门不怕鬼的方师傅  

2012-03-11 13:32:3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往东的再斜对门,在五十年代是脚班公司的工具仓库,里面放的都是船上装卸用的跳板、扛棒、箩筐等。这间沿河平房里有一间临河小搁楼,那个搁楼里在初解放搞政治运动时,有个有些问题而又极要面子的男人因害怕被群众揪斗,就在这搁楼里的正梁上挂上一根绳套,把脖子往里一套就此一命呜呼(据说上吊者的颈下只要被绳子勒紧,其双手就无法上举以自救,所以这引颈上吊之事是万不能尝试的)。因为在梁上悬吊的时间过长,等到他被人家发现割断绳子再放下来时,其面孔发紫五官变形,而且口中舌头往外伸出很长,就象聊斋中描写的索命无常一般,死后给人留下的形象极为恐怖。老镇上的居民对于老年人在自己家中寿终正寝倒毫不避讳,但是对于因他杀、自杀而死过人的房屋却极为恐惧并视为“凶房”。所以这间“凶房”在后来许多年里都没人敢住,镇上房管所只能让邻近的脚班公司存放杂物当仓库。每年到了清明、冬至或当年吊死人的差不多时候,东西两隔壁的邻居在深更半夜时分,常会听到那搁楼里有一些异常响动(老辈人称作“鬼作怪”),所以小时候我们连大白天也不敢走进这阴森森的房子,总觉得这黑古隆冬的搁楼上藏有些吓人的东西。

后来到了文革前些年,这间房子里终于住进了从上海搬来的老工人方师傅一家。这方师傅是浙江宁波一带口音,人长得肋骨突露筋巴瘦,手臂腿脚处的皮肤有些干裂呈鱼鳞状(本地人称为“蛇皮肤”),可能因天生头发稀疏的原故,方师傅平时总是把脑袋刮得溜光锃亮,上身穿一件圆领老头衫,下身穿一条裤袋很多的吊带裤,手里总拿着锯子钳子闲不住。其妻帮方师傅一口气生下了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可能是子女生得太多,家教忙不过来的缘故,他家孩子的念书成绩都一般般,除了做木匠的二儿子手脚勤快为人老实,在五弟兄中口碑最好,四儿子去云南生产建设兵团锻炼几年后回沪进厂工作,女儿插队多年后上调进单位外,不争气的大儿子年青时因犯事被教育过,三儿子分配工作后曾有麻烦事传出,最为调皮捣蛋的幼子也没让他父母省心。这方师傅在厂里的工资收入很高,为人相当勤快,经常手持锯子钳子在家里东忙西忙拾掇家务活,可算是街上左邻右舍中最最“巴结”(勤快)的男人家。他家有辆七八成新的英国蓝翎牌进口自行车,是方家老爷子的心肝宝贝,他平时根本舍不得骑,但经常选在风和日丽的日子,拿到家门口的街道上进行擦拭(实际车子本身十分干净,连灰尘也没有),并借机向过路人炫耀一番。别看方师傅身个较瘦,但胆子超大。他对于自家搁楼里这样那样的一些恐怖传说是一百个不相信,每天照样在那吊死过人的地方呼呼大睡,倒是从来没有碰到过什么妖魔鬼怪。所以这种穿越阴阳两界的坊间神灵故事,也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这方老爹从来不当它一回事,居然也就从来没什么不便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