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24、埋藏心底五十余年的政治噩梦  

2012-03-11 13:49:49|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在北西街90号里住着一位在上海做工人的姜先生,他待人和霭,面相忠厚,说话带些浙江口音。姜先生有二女二男,其长子姜刚毅是我小学同班,他人瘦瘦的,个子比我稍高,说话时会不由自主地频频挤眼。他读书虽然比较用功,但成绩仍然一般般。那时我是班里的优秀生,所以他放了学总跟我在一起,还经常请我去他家玩。后来七宝镇上抓过几批历史反革命并大张旗鼓召开公判会,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放学后我去姜家楼上玩,在他家的柜子里竟看到了一块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民党党旗。那时候七宝镇上政治运动连连,连小学生都知道私藏国民党党旗将意味着什么,这下子把我吓得脸色发白心乱跳,慌忙从姜家楼梯上连滚带爬逃了下来,而且陡然从睡梦中吓醒,额头上湿搭搭的全是冷汗。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虽然知道这只是个梦,但是在当时惨烈阶级斗争形势下,我受此政治恶梦的影响或心灵感应,此后我一看到姜先生就会不由自主地仔细看他的脸,而越仔细看他的脸,就越觉得他的眉眼神色有些诡异,甚至越看越有点像电影里的国民党特务。随着这种恐惧心态的加剧,后来对于曾梦见国民党党旗的姜家楼上也产生了莫须有的连锁恐惧(其恐惧程度不亚于其西隔壁被吊死过人的方家搁楼),接着对本来两小无猜的姜刚毅同学,也敬而远之不再与其交往。那姜同学不明就里忽遭疏远冷落,就盯住我非要问个明白。而我又不能如实秉告,只好谎称放学后父母不许我往外跑。这一阶级斗争年代因少年政治恶梦引出的荒诞故事,已在我脑海里埋藏了足足五十三年。如果不是现今已否定阶级斗争为纲,这件因小时恶梦而给人家无端政治抹黑的难以告人事情,恐怕是只能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不能与人言了。现在那曾遭我梦境“冤屈”的姜先生已仙逝,我与其子姜刚毅均已退休,于是今天不妨一吐为快将它讲出来。不过这个真实故事倒足可让现今的年轻读者明白,那个年代频繁过度的阶级斗争,给坏出身少年所带来的那种精神摧残,是何等的冷酷可怕和令人难以置信。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