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25、东斜对门七宝酒厂的王师傅  

2012-03-11 13:50:4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家的左斜对门,住着一家标准的工人阶级家庭,主人是在七宝酒厂当车间主任的王师傅。王师傅人长得高高大大,五官长得有些粗犷,不知是否与长年酿酒的环境剌激有关,他的鼻端肉多且有些发红。他老家可能靠近镇江、常州那厢,所以话音介于苏北、苏南之间,本地人可以大致听懂但不能听得很明白。这七宝酒厂位于镇西七莘路一号桥西南侧,属于市商业局领导的国有企业,是镇上唯一的市属厂。当年它生产的七宝大曲高度白酒,都是用纯高梁米酿制而成,其市场知名度远盖过金山枫泾酒厂的黄酒特加饭,据说文革中还是市领导的宴请用酒。这土法酿造白酒工艺,先得把高梁麦子浸泡发胖后混同一定比例的米糠,倾倒入一米多深、四五米见方的酿酒池里发酵,等发酵多日后达到了二三十度,就要派工人下池,用大铁锹挖起湿漉漉沉甸甸的酒料,以全身之力挥臂送进停在地面上的料车里,等料车装满了酒料,就要从池底爬上来推车到其他车间作再加工。如此周而复始,一个工人上一个班,需要在半天光景内迅速挖光并运走一满池十多个立方米的酒料,其工作量非常巨大。如果在寒冬时节,挖池工可以热得脱去衣服光膀子干;但到了盛夏时节,这挖池工在热气蒸腾的池子里连续作业,真是闷热难当,汗如雨下,用工人自己的话来说,就根本不是人干的活。由于这活计太重太苦,酒厂的正式职工都不愿意干,所以厂里就在镇上待业青年中聘用一批身强力壮者作为临时工,专门包干这池中挖料的苦活,如果干得够卖力,每月的收入倒还可以。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一片红时,年龄在25岁以下的历届生也被列为插队落户对象,这些挖料工们却宁愿当一辈子酒厂苦力也不愿插队去,结果在镇革委会不断施压下,他们全部被酒厂强行辞退,被迫和我们老三届一起下乡插队去(北西街上的沈建刚就是其中一员)。酒厂王师傅是党员,他抓车间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家里一应活计都由王师母包揽。他生有三女二子,一家七口挤在十几个平方的房屋里(南面有个临河小搁楼),烧饭和吃喝拉撒全在这里,住宿条件也很差。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