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26、七宝老街的夏夜风情  

2012-03-11 13:51:4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镇上的街坊四邻都没有空调,连电风扇也罕见(凭票供应,价格老贵),所以在夏天每当太阳西斜之后,各家便去水桥头提来大桶河水,泼洒在被毒日头晒得滚烫的门前街面上,促使其快速降温,然后搬出小桌小凳,一家子围坐在街上吃晚饭。这时各家的伙食水平、经济条件如何,只要看看桌上菜式便可知分晓:斜对门王家是七宝酒厂双职工,虽说收入不算低,但子女众多负担太重,所以王师母只能经常把番茄炒茄子、辣椒土豆丝、咸菜毛豆子等纯素大盆菜端上来,难得见到点荤腥,也通常是大蒜炒肉丝、红烧螺丝等;西邻大饼店陈家的子女最多经济最困难,所以端出菜肴总是不见葷腥而且油水很少,陈师母还经常抓一把青菜咸菜,煮上一大锅的烂糊面,由一帮儿女争着舀来吃;对门苏北出身的杨老太虽没有收入,但在镇上工作的儿子对老娘知道孝敬,所以她的小桌上总是有荤有素,量少清淡,稀粥熬得很滋润;而西面斜对门胡家,因母子俩都在商业里工作有副食品供应渠道,所以端出的菜碗不是红烧大排、荷包蛋,便是狮子头、大爆鱼,馋得邻家孩子两眼发绿,口水直咽。这胡师母心肠好还善解人意,有时趁邻家大人走开时,便悄悄挟几块鱼肉给饥肠辘辘的邻家小孩吃。所以胡师母在街上人缘特好,不分男女老幼都很喜欢她。

等到吃过晚饭收去了碗筷,各家便搬出竹椅、躺椅、籐椅、竹榻,无论男女老少都出来了,男人个个裸露上身,女人只穿齐肩汗衫,各自手摇一把大蒲扇坐在自家门口外,当街集体乘风凉,街道中央只留下二尺来宽的路面供路人行走。因为小街上人与人的距离实在太近,所以每当街面上有青壮男人走过,坐着乘风凉的女人们(高龄大妈们除外),便会下意识地用手压一压胸前汗衫领或者用蒲扇稍稍遮挡在下颔处,以防胸前乳房春光泄露。而乘风凉的赤膊男人们则个个大大冽冽,每当桌上的象棋、军棋自己占了先手而摇头晃脑、得意忘形时,便用双手胡乱拍打自己大腿,仰天哈哈大笑而使宽大的短裤衩左右晃荡,全然不顾及其下体不雅部位的有可能露光。

这时最忙的要数对门酒厂王师母(她是苏南乡间人,身材匀称,皮肤白净,脸上有淡淡的些许雀斑,虽然人到中年,还看得出她年青时的姣好容颜),她先要手脚麻利洗好碗筷,接着要盯牢不懂事娃娃们挨个洗澡,最后才轮到自己沐浴。她到了街上还不得闲,还要把一家子换洗衣服倒在大脚盆里,加把肥皂粉浸一会,一件件的反复揉搓过来,再到水桥旁的公用水笼头去冲洗干净。这时古镇的晚间小街上,状如银盘的满月远挂天边,莲花般轻移的浮云缓缓飘动,夏夜的凉风时有时无,满天的星星不住眨眼。街上来往行人的木屐声渐次稀少,河中过往船只的橹桨声越摇越远。闹腾了一天累乏了的王家小子歪在竹榻上呼呼大睡,怕孩子被蚊子咬的王师母坐在他身边用手中蒲扇轻摇。她到底白天还在上班,所以手中的蒲扇摇啊摇,没多久便越摇越慢,后来差不多自己也快睡着了,手中蒲扇就“啪”地掉下地来。这时她乍醒过来,便会揉揉眼皮,弯腰拾起蒲扇,再扬举两胳膊“呵”地打个深深哈欠,然后抱起睡得死猪般的小儿子,关上了门,去房里睡觉。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