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31、文革中蜗居七宝的上海资本家  

2012-03-11 13:58:3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时搬来北西街和我家做邻居的,还有一家破四旧时被从上海市区赶出来的陈姓资本家。他家解放前据说是开大工厂专门生产震旦牌灭火机的,在虹桥路黄金地段拥有气派非凡的私家花园,平日出行有汽车代步,衣食起居有佣人照料。文革时被工厂造反派抄了家,并且从虹桥路别墅扫地出门,于是全家老小只得狼狈万分地背起几只包有衣服被褥的大包袱,被厂里用一辆卡车押送到市郊乡下的七宝镇北西街,在我家西邻阮家后面的北厢房里居住(此时阮家居住的钟家私房已被充公转为公房,阮家交了房租居住于南侧沿街房屋,而北侧小屋则供上海来的陈姓资本家借住)。这朝北房子唯有一扇北窗通向我家后天井,全年不见阳光、密不通风,居住条件十分恶劣。
        但是在面临人生空前困境时,这城里富贵人家的吃苦精神也是可以被逼出来的。他家从虹桥路的高档花园别墅迁入小镇人家的后厢房弹丸之地,在连腰也伸不直的闷热小阁楼里要放好几张床睡人,搁楼底下十来个平方米便是全家的生活起居之处,烧饭的煤球炉则放在天井玻璃棚下,与阮家的炊灶比邻。离开了别墅佣人,陈家老老小小都要学着买菜烧饭,洗衣扫地,还要拎着从未用过的马桶下河洗刷,虽然一开始难免会笨手拙脚出些小洋相,但一家子互相支持勉励,居然也就慢慢适应过来了。陈家四体不勤、五谷难分的二个公子及一名小姐,其年龄与我相仿及稍小,大男孩身材细弱有些书呆子,小男孩体格有型显得很健康,女孩子文静儒雅带有书卷气,在上山下乡高潮中也都去七宝当地农村插队落户(晚上大多回来),那城里人的白皮嫩肉很快就被改造成农民式的黑皮粗肤。
        这一家人当时尽管生活落魄艰困,但穿衣打扮仍然整洁得体,待人接物也十分客气,有了空就看书看报,家里气氛安静平和,虽身处糟糕逆境,仍给人以知书识礼的良好感觉。有一次陈家母亲从外地探亲回来,走下91路公共汽车时随身带着许多东西,从华丰电器厂下班回来的我二哥张天济见了,就帮她手提肩背拿回了家,给她留下了较好印象。后来陈母还托人将其女儿介绍给我二哥,我二哥觉得陈家女儿模样端庄品行好而并无不可,但因母亲觉得她家里成份不好,姑娘还在插队而婉言回绝了(后来我二哥找了出身好而且在同厂工作的唐明扣结婚,结果因脾气感情不合而离婚,此后又择偶再婚。其如果当时真能与陈家女儿成就此段姻缘,其以后的婚姻生活恐怕倒不至于会如此坎坷)。
        前述王主任在文革中升任市农委领导以后,便永远搬离了北西街。而陈姓资本家则等到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时,他们才离开七宝搬回了虹桥路别墅居住。这市区大资本家被抄家后落难来小镇为邻,与农村出身的王主任因政治发迹来镇上小住,恰恰是文革中社会政治生态变迁的两极画面,标志着当时不同阶层人群的戏剧性人生悲欢。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