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35、我的大伯张品虞  

2012-03-11 14:11:4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大伯张品虞(字承恩)自小由不识字的祖母领大。他年轻时身材挺拔,容貌英俊,当年曾被电影公司的猎头在街上看中,介绍他去上海石门路、威海路一带参加电影戏剧训练班(后因受不了纪律约束而出走)。可能和无文化祖母的家教失当有关,他解放前一度沉迷于吃喝玩乐,还沾染上了吸白粉(海洛因)陋习。1947年时,他将其婚后所住的七宝南大街6号沿街祖传楼房转卖给别人后,搬到典当街上岳母马家的西次间居住(其妻舅马如松待人宽宏大量,对出嫁堂姐的举家回搬从无一句怨言)。解放后大伯被政府组织戒毒而送到安徽去修了一年淮河,回到上海后进入东海轧钢厂做工人。其妻马如英育有二儿二女,光靠大伯那点工资,夫妻俩还都抽烟,那日子本就过得很紧巴。可是我大伯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不管家里下一顿饭是否揭得开锅,每天香烟照抽,老酒照扳,做人处事是特别的想得开。我伯母是个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古训的传统妇女,对不懂得节俭过日子的随性丈夫虽然时有怨言,但还是能笑呵呵的予以忍耐和包容。

小儿子张天洪比我小二三岁,他长得像妈而偏矮稍胖,从小最怕上学念书,是个出了名的捣蛋鬼。文革中,他与张天觉次子张应雄一起去了云南孟腊的兵团农场,文革后返回上海。他顶替父亲进东海轧钢厂工作,平时养狗打猎斗蟋蟀,广交三教九流,为朋友可两肋插刀。他大事不会犯,小祸常常闯,所以时常要去民兵团部和派出所走走,是一位让居委主任、管段民警都感到挠头的人物。九十年代七宝老镇改造,他家所在的典当街(现称富强街)中段变成了商业繁华地段,房租在数年间翻了好几番,于是张天洪在家中临街小花园处盖起房屋并悉数出租,现在经常出外游玩,小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大伯家的两个女儿佩佩和莉莉,佩佩比我大几岁,她在文革中找对象时只能“门当户对”,嫁给了解放前在七宝南大街开药店,解放后戴反革命帽子的金家的儿子金斌仁(一直在七一蓄电池厂工作),佩佩在镇上托儿所当了多年阿姨,还领过我女儿。小的莉莉与我妹张肖炜同岁,也在金山石化厂工作。现在姐妹俩均已退休。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