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33、青梅竹马小伙伴  

2012-03-11 09:19:4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读小学时班里有个要好同学叫杨梅根他家离学校很近,在北横沥北首的河西屋后用篱笆围起的院子里,还种着一片蔬菜和向日葵。他学习成绩在中游,但写字喜欢用粗铅笔笔迹硬朗功架很好所以其写字本常被老师勾上红圈圈。杨梅根下课后喜欢玩也最会玩,所以成了课外形影不离的好伙伴。那时我们同班的几个要好同学,下了课经常沿着北横沥河道一直向北走再穿过漕宝路,一起结伴到镇外的田野里去玩耍。

在镇北的西安公墓的西北角约半里处,还有个建造于大跃进年代,后已被废弃的破旧砖瓦窑。在窑的西边还紧挨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池塘,这个池塘是因为当年盖砖窑需就地取土而由人工挖就,而且据说因塘水太深还淹死过不止一个人。这庞大砖瓦窑足有两三层楼高经过长年的风吹日晒雨淋,窑身上已垮了个口子露出了火红色的窑内壁砖,窑的周围已长满了半人高的茅草,时有野兔、黄鼠狼等在此游走。因传说这废窑里面曾经发生过月黑风高夜杀人劫财的未破命案,所以周遭村子上的农民在大白天上镇去都要远远绕开它走。小时候我们为了显示自己有胆量够男人,曾结伴鼓足勇气攀爬上那高高的砖瓦窑,并趴下身子,从窑顶中央的那个排烟洞探头往底下瞅只见那窑肚子里空荡阴暗黑古隆冬洞口布满了一张张蜘蛛网,旁边的一棵剌棘上还挂着一条白色透明的蛇蜕壳,窑里隐约还有数只瞎眼蝙蝠在盘旋寻食。我们往窑里大吼一声还会传出一阵阴森森的空窑回音,联想到传说中的凶杀悬案,不由顿生鸡皮疙瘩,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这废窑是当时七宝镇北面的一处制高点,而且周遭无人光顾,所以国庆节镇上要放礼花时,就会选在这窑顶上施放。那时候我们就会跑到空旷无人的七莘路漕宝路口,抬头观赏那各色焰火在古镇的黑夜里次第升空,并不断腾挪变幻,显得无比灿烂辉煌。

我好同学杨梅根的父亲是工人阶级,而且是共产党员,所以他是标准的根正苗红下一代。杨的母亲和我的叔婶杨顺娣都是北大街姜家弄口杨家豆腐店里出身(杨母为亲生女,叔婶为领养女),因此杨同学也时常到张宅来走动,我们也常去北横沥他奶奶家里玩。杨家的癟嘴老奶奶慈眉善目很喜欢小孩子,见我们去了就要在灶上炒一把南瓜子让我们吃。后来老奶奶因吃不下饭而去医院检查,竟发现肠胃里生了癌。医生告诉其子女,说老年人经不起开刀,所以还是领回家去,用以毒攻毒的土方法试试。为了争取活命,这老人不但吃癞蛤蟆吃蜈蚣吃蛇,连粘乎乎令人反胃的水蜒蚰也吞下去,但老人如此这般折腾了半年光景,后来还是离世了(小辈只告诉老人生了怪毛病,所以她至死也不知道自己生癌)。小学三四年级时,他父亲因职务升迁而在上海分配了公房,所以带杨梅根离开七宝去市区居住就读。临分手时,几个要好小伙伴依依不舍,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转。他转学后每逢假期回到七宝,总是要来找我说说玩玩。直到四清运动中我父亲戴上反革命帽子管制改造,在当时严峻阶级斗争形势下,杨出于政治方面考虑,便停止与我来往(情势所迫,完全理解)。后来我们乡下同学一片红插队落户,他在市区参军入伍当了光荣解放军,复员后一路顺风进了市属工厂。文革结束后与杨梅根君重逢,只觉得过往的乡下纯朴少年已变得油嘴滑舌,老于世故而颇感陌生。不由让人感叹,这上海市区的上只角环境对人的教育塑造功力,由此可见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