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42、七宝的那些古石桥  

2012-03-11 09:43:0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宝古镇被东西走向的蒲汇塘一分为二,河面上除了镇中央连接南北大街的三孔古塘桥外,在镇东镇西两侧还各有一座用七八米长的巨大条石铺成的古石桥(东为安平桥,西为康乐桥)。古塘桥于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由七宝人徐寿、张勋集资营建(徐寿同时还筹资沿蒲汇塘北岸于七宝至泗泾间的支流上建石桥九座),距今已有近五百年。石桥传说原有五孔,现仅存三孔。由于七宝塘桥雄跨蒲汇塘两岸形势险要,故成战争年代的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太平军忠王李秀成率部在七宝与清兵六度激烈交战且时近两年,在宋元明清皇朝香火兴盛数百年的七宝教寺,也在双方拉锯战中被付之一炬。七宝塘桥在清军与太平军的多年征战中屡得屡失,桥头数度变幻大王旗。抗日战争中的193710,日军轰炸机扔下的一颗炸弹直落塘桥顶,只是把桥面青石板炸开了一条裂缝,石桥仍自岿然不动。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为阻止解放军进攻,在塘桥上架起木柴,遍撒琉璜;而解放军攻占七宝后即派重兵镇守塘桥,与对岸的蒋军隔河相峙。

七宝塘桥自古即为露天石桥,抗战时日军占领七宝后,便沿着蒲汇塘和横沥港边扎起高高的篱笆,作为其军事、经济封锁线,并且在塘桥顶中央搭建木质桥棚,作为日军哨兵盘问搜查过桥中国人,检查其有无“良民证”的侵略场所,而且严禁国人将粮食布匹和香烟火柴等带入封锁区,使一河之隔的米价布价有数倍之差。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七宝穷人及乡间农民迫于生计,冒着被日军发现后枪击刀劈的危险,纷纷背着米袋布匹等违禁物,在半夜三更泅渡过河钻篱笆进入日军封锁区,拼出生家性命赚些钱来养家糊口(一旦被日军发现就要枪斃或砍头,并且挂在篱笆上暴尸数日以示众)。所以位于日军封锁线上的七宝镇在抗战时期开出了许多米店布店,在日军铁蹄下呈现出畸型的经济繁荣。抗战胜利后,这桥棚非但未拆,反而向南北桥堍延伸而扩建成复盖整座桥面的拱形廊棚,使其不但能遮风避雨,还成为艺人卖艺,匠人修鞋,农民卖菜的绝佳场所。廊棚在解放后经政府几度修缮,在南北桥堍的东西两侧均建有宣传橱窗,除阅报栏、公告栏、卫生宣传栏等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影院放映栏和电影新片海报。那时唯一不贴在公告栏里的官方文件是政府的死刑执行布告,它总是张贴在塘桥南堍最显眼的殷江照相馆的外墙上,记得那时在布告下方落款的不是法院院长而是县长杜述古,还用朱砂笔在死刑当事人的名字上一一打上夺命红勾,其意思是告示读者,该罪犯已被正法了。

小时候街上的小伙伴们在天黑后一起玩躲猫猫,轮到寻猫猫的一个孩子,先要在塘桥下用双手捂住眼睛面壁而立,嘴里需大声念数到五十才能张开眼睛开始寻人。这躲猫猫是规定有特定范围的,一般是向北不超过徐家弄,向南不超过典当街,而我最喜欢躲藏的地方就是塘桥上宣传橱窗的背后及顶上。如果有谁躲得不够巧妙而被发现了,就该轮到这个人去面壁捂眼寻猫猫了。小时候镇上的顽皮男孩们还以塘桥为界,分成塘南、塘北两个帮派并推举出各自的山大王,有时南北两派发生了争议,双方就手持细竹竿、短树枝,结伙在塘桥上轮番冲杀对峙。记得家住塘南西街里的周正天(比我大三岁,其父是七宝中学老教师黄公操)那时在塘北的七宝二小念书,因身高体蛮敢于冲撞而被塘北男孩子作为人才引进并推举为塘北大王,后来其因在塘桥上的南北战争中,有轻纵塘南战俘之嫌而遭塘北孩子集体驱逐。那一天时近黄昏,平素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从不示弱的周大王,在一群塘北孩子挥舞竹竿齐声大喊“叛徒,滚!叛徒,滚!”的咒骂声中,竟然委屈得当众哭了出来,他一边用手抹泪,一边独自离去。夕阳斜映下的古桥上,失意少年王孤零零、悲切切拾级而退,百般无奈地向桥南败走的背影,至今仍给我以深刻印象。后来这与我二哥同龄的周大王,因玩心较重而影响功课,1964年初中毕业便西出阳关,远去新疆库尔勒农二师33团,在南疆的戈壁荒漠里贡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古时的七宝是河港交错的江南水乡,根据《蒲溪小志》作者顾传金(七宝北镇白场浪人,清乾隆、道光年间生卒)所绘清道光年间的镇区地图,在围绕七宝镇的七八条大小河流上架有23座各式石桥。蒲汇塘上镇东的安平桥和镇西的康乐桥均建于清道光年间,桥面用巨形花岗岩长条石铺就,桥宽仅为四五尺,左右两侧只有两道简陋木栏杆围护,所以每逢雨雪天或刮风时,小孩子根本不敢在桥上走(现在镇中央的古塘桥已被整体拆建、改旧为新而面目大改,东西两座石桥则在文革中疏浚浦汇塘时全部拆除)。在蒲汇塘桥以东十来丈远,原有一条与蒲汇塘垂直相交,与南北大街平行的横沥港河道,分别称为南潢沥与北横沥。在南北横沥河上,在解放后还留有八九座古石桥,夏天时胆大的孩子还敢从四五米高的石桥上一跃而下,一个猛子直扎河底,过了好半天未见其露头,等到岸上人们担心其出事而大呼小叫喊救命时,他才从很远很远的河面上浮出其光脑袋,还得意地向别人做鬼脸。文革时镇上用垃圾将南北横沥港填埋掉并筑起了水泥路(在七宝镇东侧另行开挖了一条新的横沥港),于是这些造型、名称、年代各异,原本蕴积着浓厚古镇水乡历史风韵的若干座古石桥,从此便被拆除得一干二净。现在回头来看,应是古镇建设中的莫大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