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38、能干的堂哥张天鹏  

2012-03-12 10:04:1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必定是被苦日子逼出来的。当年我们还在学校里跟着老师念课本时,只比我大四岁的张天鹏已经是七宝街头油嘴滑舌、活泼逗人的能干生意人了。他跟着镇上别人搞农副产品贩卖,将七宝集市上买来的鲜活鲫鱼,乘公交车拿到静安寺弄堂里抬价卖掉,再乘车到十六浦水产市场买海产咸鱼,再回到七宝塘桥上摆摊出售,从中赚些利差。那时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寒风乍起的塘桥上摆摊头煎萝卜丝饼。这萝卜丝饼的制作工艺是:将打好的面浆勺一点放在铁皮制作的蛋糕状有柄容器内打底,再将用细盐、调味粉酿制过的葱花拌萝卜丝放入,再勺点面浆盖平,然后将满载容器放进沸热油锅中煎炸,一会儿容器内饼子生了皮,便将萝卜丝饼从容器中脱出,让它裸体在油锅中煎炸,而腾空的容器则不断周而复始,用以制作新的萝卜丝饼入锅。那时是三年困难时期,街头的萝卜丝饼尚属高档美食,在七宝居民中有钱啖食者有之,但人数委实不多。所以街上几个萝卜丝饼摊头之间还存在着商业竞争。张天鹏一边用长着溃烂冻疮的红肿双手麻利地做饼煎饼,一边用眼角余光机灵扫瞄着街上过路众人神色,总是能不失时机招呼熟客,张罗新客,用最动人的笑脸,最甜蜜的话语,最舒服的称谓来招揽街头的每一笔生意。这萝卜丝饼在秋末冬初高峰阶段,手脚勤快、口齿伶俐的堂兄每天能卖出数百个,剔除成本每天可赚上四五元钱,这在工厂学徒每月工资只有十几元的年代,这街上摆摊头的钱就算是赚得海去了。

张天鹏在文革前报名去了新疆兵团,文革结束后,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不准有非沪籍配偶的上海知青返沪工作,堂哥张天鹏与山东籍妻子姜淑梅在新疆办了假离婚手续,带着一双儿女返回了上海(妻子一起回沪),并重操旧业,在街上租了门面房做起了服装生意,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把批来的新潮广东服装翻着倍儿热卖。那时他的几个弟弟也长大了,其大弟天翼干瘦黝黑,老实木讷,三棍子打不出半个闷屁;其小弟天翔则白皮细肤,灵珑乖巧,与人说话懂得如何投其所好(后来天翔被镇政府赵助理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天翼则娶了个老实巴交女子成亲)。叔叔在其反革命罪得到改判纠正后,也从劳改农场返沪,叶落归根回家养老。他除帮助婶婶张罗街上的摆摊生意外,还帮人家书写店招,设计商铺门面,平时收入不菲。但他有了些钱就要和人家搓搓小麻将,由于掌纹漏财而手气不佳,所以上阵总是输多赢少,成为麻将桌上最受欢迎的冤大头。但回归七宝后的那一段日子,他还是过得挺称心,蛮滋润。叔叔这一生从吃官司,当狱医,到退休后自如游走于老镇,其表现出的社会适应能力和头子活络程度,绝非我那书呆子父亲可比。后来七宝老街改造,叔叔一家全部搬出了张宅,先借住于塘南人家的私房,后来才住进镇上分配的动迁房。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