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43、民国时的七宝镇长蒋云辉  

2012-03-12 11:23:4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口中经常提到的那位蒋云辉伪镇长也是教师出身,他家住七宝南东塘滩,解放前曾多年担任七宝明强小学校长。因他当伪镇长时对中共地下党有所庇护,加上他为人宽厚,与人为善,故解放后镇反肃反,他都太平无事,文革中也只是在镇商店交群众监督劳动。父亲仙逝后我整理他晚年所留回忆字纸,发现有一段专门描写蒋在解放前担任校长兼镇长时的履职情况,谨摘录于下:“蒋在内战外侮,经济凋蔽,愚昩落后,民众疾苦之时担任七宝明强小学校长并兼任七宝镇镇长,蒋认为只有教育才能救中国,故利用镇长职权扩充学校房屋土地,增添教学设施,并说服争取南洋模范中学来七宝教寺遗址建立分校,与李郁盛等在塘南南庙处引进上海市七宝农校,提升了七宝镇的教育层次。蒋担任镇长并无报酬,经费来自商界。他组织自卫队晚间巡逻,三年内无盗窃案发生。于街头设置路灯,取缔沿路露天粪坑,拆除违章搭建,制车摇铃,收集并倾倒垃圾于郊外,清扫街道,严禁烟赌,拓宽并加高民主路、青年路、漕宝支路,建成砖底煤屑路,省汽车公司设站放沪宝班车,大众咸感方便。蒋招待上司自掏腰包,如有商界陪客则分担,不沾公家便宜。经济公开,光明磊落,每月在《镇讯》上报导经济收支及工作汇报。蒋办事不谋私,南模校长沈维桢为回报蒋,请蒋任分校总务主任,按月奉上薪水,蒋婉言谢绝,然仍帮助建校。蒋以保护百姓,掩护中共地下党为已任,一次龙华分局长许林海遣二名警察来七宝阅览室查看进步书籍,为自卫队拒之。许又派义警大队副、军统特务顾品余带队声称要缴自卫队枪,自卫队群起斗之,顾狼狈溜走。许恼羞成怒,悍然发出拘捕证,欲拘捕有正义感的商人鲍学仁(解放后担任副县长),自卫队不许带走,并指出越界捕人是非法的(中华民国刑法典规定有刑事拘捕属地原则,龙华分局不得到上海县地界捕人)。警察理亏词穷,灰溜溜地走了。人们余怒未消,在蒋的领导下写了‘反对龙华分局越界非法捕人’、‘撤职查办许林海’等标语贴在由七宝开往上海的公共汽车上,闹得上海满城风雨,迫使市警察局长俞叔平来七宝谈判,同意将许撤职。另一次,教师唐伯鸣在上海一饭店吃饭时说漏了嘴,暴露了身份,被伪警察局以共产党嫌疑送市教育局,局里电召蒋校长,蒋以唐嗜酒、神经错乱为由努力将唐保释,送乡校任教以免受迫害。又一次,特务来七宝捕捉王绍铨老师,蒋使人通知王逃离。凡地下党有活动,蒋必提供场所。蒋为兴办教育、热心公益、掩护党人作出了积极贡献。有人称之为‘七宝的陈嘉庚’,似也差不离。”

当时我父亲时任七宝副镇长,其晚年所述蒋伪镇长之政绩,当然也隐含着他其时担任伪副镇长的政绩。虽然其所述可能因此而有扬长隐短之处,但其所述之政绩包括支持地下党活动等事,在他人所写诸多资料中亦可得到佐证。从抗战后直到上海解放,当时的七宝镇政府属地方自治,正副镇长都是不脱产不支薪的,底下更无公职办事人员,从这两位纯属义务的“无给职”伪镇长的履职情况来看,无论在推进教育、维持治安、城镇建设方面,以及廉政勤政、维护正义方面,都应是兢兢业业,可圈可点的。在此回顾历史,应承认在中华民国统治下,虽然蒋家朝廷是奸侫当道,贪腐盛行,无可救药,但在基层社会也确有一些有良心的社会贤达出任地方公职且全心为民服务,以他们当年的品行政绩和工作效率与当下的乡镇领导们作一比较,可以说也并不逊色到哪里去。

可能也是冥冥中的机缘巧合,晚年的蒋老先生竟与我父亲不约而同,在上世纪末先后都住进了七莘路上的闵行区敬老院。那时正值黄昏夕照时分,两位前朝的七宝正副镇长一起端坐在敬老院西侧洒满金色晚霞的阳台上,共同追忆如烟往事。那时我父亲因已患上帕金森病而手抖脚颤,步履蹒跚,需要保姆24小时陪护;而这位1928年就担任民国镇长的蒋老先生已年过九十,虽有些失聪耳背,却仍是鹤发童颜,记忆敏锐,相当健谈。有时俩个老人在一起说得高兴,我父亲还要来一段旧事重提,说如果不是蒋在1947年赶鸭子上架非要他当国民党副镇长,他就有可能跟着陆康常校长参加中共地下党,解放后也不会戴反革命帽子吃那么多苦头(言外之意他还可当上一定级别的革命干部)。而蒋老先生听后则左右摇头且付之一笑,他说,解放前你我都是一介布衣,出来当镇长也是为地方服务,工作中既非图利,亦无罪恶,所以在解放后都能平安无事;如果你那时参加地下党而谋得一官半职,文革时肯定属于混进党内的阶级敌人和走资派,按照你张赞虞口无遮拦到处得罪人的臭脾气,在破四旧游街批斗被殴打时,说句老实话你的性命肯定难保。而你在四清运动时因当过伪镇长而戴帽子监督劳动,到文革时倒已成为造反派懒得打的死老虎,因此也可说是因祸得福而未走上黄泉路。所以当年我请你当民国副镇长,结果还保住了你一条老命。如果你知恩有报,今天真还得好好谢谢我呢。这蒋老先生年近百岁还巧舌如簧能言善辩,真是令人赞叹敬服。不过他说的这番玩笑话,细想想还真有些政治哲理。因为以我父亲的地主成份加三青团分队副,如果不是因当过伪镇长而在四清中被早早揪出来成为死老虎,而是去参加地下党成为走资派的话,按他争强好胜树敌多多的难改秉性,文革这一关他确实是性命难保。从两位老人跨及前朝的沧桑对话中似可悟知,天下万事大概都是人算不如天算,人在一生中的起伏祸福,大约都是冥冥中已经注定的。但只要能端正自己的良心,始终坦荡荡做人做事,那一生中无论起伏也罢,祸福也罢,最终都是能够坦然承受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