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48、十年内乱时的逍遥日子  

2012-03-12 13:43:4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十年内乱,我等黑五类学生当不了红卫兵,与造反无缘,只能在家当逍遥派。那时街上一帮老三届学生闲着没事,在家练哑铃、举杠铃、学摔跤(那副杠铃还是我们去镇南七宝农校翻墙偷来的),还经常在北西街的项振环家打扑克、下棋、扯山海经。项家房子是座落在蒲汇塘北岸的三开间二层楼,底层中间是东房西房堆杂物的客堂间,临河有个亲水阳台,可以架设渔网扳鱼捉虾。项家与我们有姻亲关系,张宅东房张鲁卿的元配就出自项家。而且项家西房的媳妇是莘庄诸家塘出身,与我外婆诸福英有亲戚关系。1905年我祖父张之珍与镇上杨光霖初创办明强小学时,曾借用项家房屋为临时校舍。项振环的父亲在松江橡胶厂工作,他圆脸肉眼颧骨较高,嘻嘻哈哈为人随和,喜欢下象棋而且棋艺高超(曾代表松江县出战上海县象棋队),和我们后辈下棋可饶一车或者马炮。项师母在镇上喷漆厂工作,待人热情好客,所以无论是文革初还是插队后,我们一批同龄伙伴有空了都喜欢去项家走走,夏天还一起到门前的蒲汇塘里游泳。那蒲汇塘西接淀山湖,东去黄浦江,每天潮起潮落,从三孔古塘桥下蜿蜒穿过。夏天时经常有浙江平湖过来的运瓜船顺潮水驶来,有水性好的孩子就扎个猛子潜水贴靠在船底下跟上一段,趁船上人不留神时突然在船沿边探头,伸手便把堆满船舱的大西瓜撩几个下河来。等到驾船农民发觉时,那瓜船已被湍急潮水向前带出数丈远,他只能扬起船篙用平湖话在船尾骂骂咧咧,眼睁睁看着一帮孩子围着漂在河中的西瓜战利品乱扑腾。

在一九六六年的夏天,我和同学在漕宝路八号桥下的横沥港里踩水摸蚌,脚下不经意间踩到一根硬梆梆的物件,我扎个猛子下去便把它捞了起来,只见那东西黑乎乎的呈方棍状,长约四十厘米、厚约四五厘米,拿在手里好沉约有十来斤。起先认为大概是根铁棍,后来洗去表面污泥看到里面呈铜锈色,才发现那是一条紫铜锭。从铜锭掉落河床尚未完全陷入污泥的情况来看,应是在当时破四旧形势下,其主人因铜锭来路不正怕惹事而慌乱扔进河里的。那时的紫铜比较值钱,连废品收购站的收购价也要好几元一斤,我舍不得扔掉它,便悄悄拿回家放在床底下(至今还在)。后来红卫兵来抄家时幸亏没发现那黑乎乎东西竟是根铜锭,否则追查起来必然以阶级斗争上纲上线,肯定要给自己和黑色家庭带来超级麻烦。在同年底的寒冬时节,我刚经过新疆大串连之严寒锻炼,忽发奇想要在蒲汇塘里进行冬泳。街上小伙伴均表示不信且有人以言相激,于是血气方刚的自己先跑步热身,待到脚底渐渐发热时(寒从脚底生,脚热身必暖),便昂然来到结有冰凌的水桥头,三下五除二脱剩一条短裤衩,撩起些河水拍拍胸口,在数九寒天毅然跃入冰冷刺骨的蒲汇塘(全身皮肤瞬间如遭万针齐刺,一会儿便转入麻木状态),咬紧牙关在河面上挥臂展腿畅游了数个来回,赢得了蒲汇塘两岸居民以及塘桥上冷得缩颈围观者的齐声喝采,也在街上小伙伴面前结结实实地“英雄”了一把(这对于在古镇江湖中的逍遥同伴间企建威信至关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