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37、我的叔叔和婶婶  

2012-03-12 09:41:5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叔叔张承基(名进虞)身材较高,五官匀称,在三兄弟中体格长相应属最好。可能也与祖母早年家教不严有关,他在日伪时期跟着一帮小混混在街上游手好闲,后来还吸食毒品海洛因,解放后镇反时被判刑而去安徽枞阳农场劳改。这叔叔小时虽不大学好,但天资聪明悟性颇高,他在深山老林里吃了多年官司,不但把毒瘾戒断活了下来,还在服刑时跟着监狱大夫当护理员并悄悄偷师学艺,刑满后居然无师自通,自学成才,考出了医士资格证,成了劳改农场里的中西医全科医生,从给人搭脉、刮痧、针炙、拔火罐,到听诊、化验、开药方,再到接生、接骨、动手术(开膛破肚除外),样样都能鼓捣一气。后来我问他这开刀动手术他是怎么学来的?他说他做医生助手在旁边看得多了,回家再翻着外科书本,拿小猫小兔开刀动手术,而且劳改农场的病人都熟识而且好说话,医疗中有点差迟也不大计较,所以折腾了十多年就慢慢成了农场全科医生,病人割痔疮、缝伤口都用不着转县医院。小学文化的他在服刑时还苦练书法、绘画,农场里布置会场书写横幅非他莫属,一手毛笔字写得比我父亲还要漂亮。

婶婶杨顺娣是七宝北大街豆腐店里的养女(她出生在镇北的油古弄村贫农家庭,因家里穷而送给镇上杨家),她五官端正肤色深,身材匀称腰肢细,按当年小镇居民的眼界,可称之为“乡下娘子黑脸俏”。她嫁给我叔后学会了抽烟,在三年困难时期她抽最便宜的生产牌劣质烟,一直到老都是烟不离手,把一口女人牙齿熏得焦黄黝黑。她在丈夫判刑后并没有离婚改嫁,而是孤身一人携儿苦撑。丈夫刑满后,她带着长子张天鹏去安徽农场居住过一年多,而且把母子俩户口也迁去。等到因生活太苦而返回上海时,她结婚时所住房屋因出租给他人而被政府在私房改造中没收,所以只能挤在后灶间的阁楼上居住。婶婶在叔叔刑满留场期间,曾多次前去安徽枞阳探望。因当时没有计划生育之说,所以婶婶去一次便怀一个,接连生下了三个儿子(富贵人家求生一子难如登天,但贫贱夫妻却一而再、再而三,生儿子如下地拔萝卜般容易)。因为儿子生得太多难以养活,所以他们只得将第三个儿子送给枞阳当地的不育人家作为养子(这养子倒也争气,后来参军当了兵,现在也回到上海老家,当了农村上门女婿)。婶婶因家里子女多生活困难,所以经镇上工商所批准,长年在街上设摊卖菜卖杂货,以维持一家生计。而聪明伶俐的长子张天鹏则是她做街头生意的最好帮手。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