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51、落难老教授与救命温度计  

2012-03-17 13:16:38|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时人们热衷于造走资派反,批判臭老九,像我等黑六类学生造反武斗和行凶打人没有资格,但如碰到被斗倒斗臭的专家教授,有时也会跟着凑热闹,和落难“权威”开开玩笑。记得文革开始后,郊区普查血吸虫病,我因大便被查出有血吸虫卵而去公社卫生院免费住院打灭虫针。那时上海中山医院有一位反动学术权威被下放到七一卫生院接受改造,跟着护士在医院病房里打杂。我们在病房里无所事事闲得无聊,便动脑筋如何与落难“权威”开个玩笑。于是我们将一个份量很轻的由细籐条做成的空字纸篓放在半开半掩的房门顶上,等那老教授推进门来扫地时,那字纸篓突然掉下来砸在他肩上,把那落难老先生吓了一大跳(现在看来,这等玩笑开到文革中落难老教授的身上,不但很不厚道,而且有落井下石意味,理应反思检讨自己在当时人性的扭曲)。早上老教授与护士一起来量体温,我们为了开开玩笑,便喝了口热水再量体温,结果水银柱猛升到39度。
    护士见状不敢怠慢,立即将情况向上汇报。于是医院医生、保卫干部等一大帮,如临大敌般一起赶到我们病房来了。病房主治医生过来摸摸我们的额头并不烫,内心确认是我们在捣鬼。于是让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休息十五分钟而且不准喝水,然后再让老教授将汞柱已甩至36度以下的温度计分发给我们,让我们复验一次体温。那保卫干部还把眼光紧盯着黑六类出身的我(住院填表时有家庭出身栏目,保卫干部必阅),意有所指的说:“卫生院组织打吸血虫针也有阶级斗争,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捣乱,破坏医院革命秩序,我们就要对他采取坚决革命措施。”因保卫干部把病人在量体温时和医生开开玩笑的捣蛋事,骤然拔高到阶级斗争和敌我关系的高度,还冲着我说要采取革命措施(意指押去造反总部坐黑班房),于是吓得我浑身的所有血液顿时都往上涌,面孔胀得血血红,心脏更是乒乓乱跳,心想和医生开玩笑竟开出大祸来了,看来今天要准备坐班房了!
    等到温度计入嘴后那极为难捱的三分多钟过去了,紧张得头脑中一片空白,精神近乎虚脱的我刚把温度计从嘴里拿出来,便被保卫干部一把抢了过去,他盯着那温度计左看右看,上下端详,然后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38度?怎么会有38度?”尽管其他病员的体温复验结果都不高(他们都是工农好出身,自然不会像我那样畏惧被阶级斗争而极度惊吓),由于我的体温复验出了38度,这时保卫干部不好再作阶级斗争文章,只能就此收兵。

这救命的38度来得及时也来得蹊跷,我当时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心想难道冥冥中真有老祖宗或哪方神灵在暗中保佑我?后来进法院工作后,有机会就此问题向一位资深法医请教。他告诉我,当人在精神上突然受到超强烈剌激时(比如死刑犯即将枪决),体内瞬间会产生内分泌激增,心跳急剧加快,血压猛烈上升等应激性反应,体温也会在短时间内明显上升,但对身体有较强副作用。听了法医点拨,我不由心头茅塞顿开,心想这阶级斗争年代确实厉害,那医院保卫干部几句唬人的话,竟会使我产生世界末日将临之感觉,以致在体内产生有如死刑犯面临枪决时那样的强烈应激反应,在十多分钟时间内体温骤升到38度(我平时的正常体温只有365)。由此可见我的意志力还不够坚强,如果去从事国家安全工作,万一被敌方抓住而进行心理测试时,那我是肯定过不了关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