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53、插队落户分到了自留地  

2012-03-17 13:28:0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际上当时上海郊区地少人多,农民的收入本来就很低,我们城镇知青派下去插队又要分去一杯薄羹,农民们从内心来说都是不会欢迎的。第二年春天,队里来了第三位名叫单德根的67届高中插青(长得高高瘦瘦,皮肤稍黑,单眼皮下有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他是工人出身的上师院附中高材生(当时桂林路师院附中在市重点中学排名序列中优于七宝中学),原分配去收入较高的友谊大队,本应与我们同一批下乡,因本人想不通而未去。后来被学校、居委盯得没办法才下乡,被惩罚性地改分配到最穷的沪星大队。我和一同插队的张自德出身都不大好(他还稍好些),17岁的城镇学生娃从未离开过父母,下乡来要自己做饭洗衣,下地去轻的农活不会干,重的又干不了,每天只能记六、七个工分,到年底分红时每个工分只能分几分钱,生产队会计在年底算帐时,扣掉我们每月预支款及预分的稻谷杂粮等等,连续三年都是队里的透支户。

知青下乡后每人能分到一分自留地。当时分到的都是零碎地边垴角,一块在村东,两块在村西,其中有一块自留地北靠唐家浜,南至一社员家的屋后,所以我们种上了庄稼还要严防“敌人”从海陆空发动进攻:那“陆军”是鸡要飞过我们扎的篱笆来啄食,“海军”是河里鸭鹅要爬上岸来入境侵犯,“空军”是成群麻雀会集体空降,把我们刚撒下地的蔬菜种籽啄得一干二净。所以那块地荒着的时候多于种上的时候。还有一块自留地是队里刚平整出来不久的旧坟地,我们用铁翻地时,还不时有小块的棺材朽木、石灰块和坟主骸骨出土,心里不觉毛毛的。于是我按照外婆提醒,小心翼翼地把坟主的细碎骨殖收拢后,“请”到河边空地上去挖个小坑埋好,事毕还恭恭敬敬默念几声“阿弥陀佛”。我们在这坟滩地里种下了一把山芋秧,此后也没施过肥,不料秋后长出的白皮裂口山芋,最大的竟有排球般大小,足有八九斤重,连村里见多识广的驼背老农都说没看见过,都觉得有些邪门。社员们见我们城镇学生娃不会种自留地,一开始都放下自己的活,跨过田埂来教我们如何拾掇土地,如何播种育秧,如何施肥打农药等。

我们在秋后种的马铃著出苗后需要浇上大粪再过冬,老农就点拨我们凭会计发的粪票,到队里无害化粪池的储粪窖里,用粪料舀起有如奶油蛋糕般厚重的陈年褐色大粪,兑上水搅调均匀后再下地施肥。这样凭票挑走的一担厚粪渣,可以掺水化作二三担粪肥,就象舀一碗干饭可以加水熬二三碗稀粥一样,实现了那张粪票的物质价值最大化。老农民言传身教的这种舀粪经济学,对于刚下乡的插青来说,也算是长了知识,开了眼界,颇受个中启迪。

农民的自留地与自留地之间都是畦与畦相邻,没有田埂相隔。所以在换季翻种庄稼坌地翻地时,往往会因翻地时的技巧和心计,使相邻畦沟发生位置偏移而产生自留地的领土争端。有的农民怕一旦有了矛盾说不清楚,便在相互隔界畦沟的顶端靠河边种上一棵小树或排上一个粪缸作为相邻地标,防止自家自留地被邻居蚕食。那时我们插队知青的自留地一是懒得种,二是种不好,有时还经常撂荒,对自留地的领土意识相对淡薄,所以与我们相邻的农民往往因此而窃喜,有的还得寸进尺,把相邻畦沟的位置一年年不断向我们那里移进,结果使我们的一畦地最后缩小成半畦地。但占有领土便宜的农民也心中有数,等到他自留地上的菜可以收摘时,便悄悄地拿一些过来以作补偿,我们也心照不宣地说声“谢谢”便高兴收下。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