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55、插队知青住房的改善  

2012-03-17 13:46:3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我一起到唐家浜桥插队的张自德是我从从念幼儿园、小学、初中一直在一起的老同学,我俩先住进浜南路西的唐家一间泥地偏屋,那房子四壁透风,北隔壁是闹人的猪圈臭气四溢,黑呼呼的屋顶上挂满灰尘积垢和陈年蜘蛛网,屋梁上还吊着一个坐破了洞的旧籐椅(后有社员悄悄告诉,那籐是去世不久的唐家老人坐破的,让我们阳刚知青入住此屋,恐有借助冲邪之意),晚上有大小老鼠四处横行,有时还在我们盖的棉被上快速掠过。一次晚上听到屋里有老鼠凄厉惨叫,打开电灯一看,原来有条数尺长的绕梁家蛇咬住一只老鼠,见灯亮才松口忽地游走。唐家门前有一个小池塘,场院上有一口井,池塘里可以洗衣洗菜,井水用来烧饭喝水。

不久我们从唐姓社员家搬到肖家地主房子里住了三四年。那房子的西墙紧挨着马路的路沿,晚上路过的汽车如方向右偏一把撞过来,那我们睡在屋里的几个插青的小命,都得跟着一起被报销。可能是那时人贱命也硬吧,我们在那高危路边屋里住了好几年,每天有成百上千过往车辆擦屋而过,几位插兄倒都是毫发无伤,安然无恙。因这屋子过去曾经是供销社的下伸店,所以南面是一长排玻璃窗,因为没有窗帘,晚上开灯时,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那时我们也不用马桶,冬天晚上实在太冷时,就把小便尿在脚桶里,早上起床再倒掉。这肖家房子里印象最深的是鼠患严重,老鼠在屋里泥地下打了许多洞,它们祖孙数代都在我们屋里安营扎寨,不但要吃剩饭剩菜,还千方百计找我们的米袋米桶下手,居然连米桶的木板也能咬出洞来。后来只得搞来一个陶制米瓮,虽然陶瓮里放米容易受潮变霉,但比让老鼠吃了总还要强。

1972年时有一位名叫李庆霖的外地知青家长斗胆给领袖写信,反映插队知青生活困难,主席对此作出批示后,市里县里才追加知青专款给我们盖房。实际上我们1968年下乡时,国家给插队知青每人拨款230元,其中50元是购置家具、餐具、农具的“三具费”,余下180元便是建房费。虽然那时候物价很低,但光靠这180元钱还是没法建房的。后来主席批示下达后,我们68年插队知青也比照1972年下乡知青的待遇,由市里把建房费用追加到每人300元,而且把建造知青房作为贯彻最高指示的政治任务布置下来。于是生产队里虽然很穷,但还是在浜北路西的一块农田里,给我们造了每人一间的知青小屋。为了用300元造出一间知青房,建筑队动足了脑筋,砖砌的山墙是空心墙(墙壁内外用砖头侧砌,其间为空心而节省二块砖),山墙上架的是6毫米钢筋的预应力水泥梁,水泥梁上钉上毛竹稍当椽子,再铺上一层毛簾及油毛毡,上面就盖大洋瓦,地坪用电石糊煤渣打底,上面盖一层黄沙拌土水泥。

我们的知青小屋南面靠路临河,白墙红瓦,前门后窗,约摸有近20平方米,比起原来的农家暂住房要宽敞许多,但我们的吃喝拉撒、生活起居和农具安放等都在这里面,所以还是显得很挤。那时无论走到哪个陌生村庄,只要看到有红瓦白墙的一排房子便知是插青小屋,进去讨口水喝再拉拉家常,知青之间的感觉非常亲切。用水还得到东面唐家场院上的水井去而不大方便。我们知青房建在虹桥机场飞机起落航线的正下方,因为离机场跑道口只有数百米距离,所以大型客机降落时几乎是贴着我们屋顶呼啸而过,强烈的飞行噪音震耳欲聋,连窗玻璃都被震得轧轧响,桌上的铝锅也会跟着一起跳动。现在我双耳已有些重听,恐怕也和插队时多年的飞机噪音损害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