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56、插队落户时的艰辛日子  

2012-03-17 13:47:5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开始下大田干活,我们先跟着妇女组摘棉花、割稻脱粒、敲稻坂、种油菜等等,大娘大婶们都手把手热情指点,每样农活都教我们该怎么做为好;后来跟着男社员下船挑粪、下河挑水,他们也手把手教我们如何依次摁倒前后粪桶盛满粪水,如何借势起身,稳住担子沿着船上踏板一步步挑上岸来。

农村插队最艰苦要数农忙。由于沪星大队属于棉粮种植区,每年的三夏、三抢、三秋农忙期,经常要出早工、开夜工,其中以盛夏时的“三抢”为最苦。早上三四点钟,队长就要敲响垂挂在河边大槐树上的一段钢轨,催促社员出早工。大家睡眼惺忪拿上小板凳,一脚高一脚低地摸黑去村外拔稻秧。那秧田水深没踝,蚊子叮、虫子咬自不必说,最可怕的是秧田里的蚂蟥不知不觉就叮在你脚上,等到你觉得有些异样拔起脚来一看,那一条条蚂蟥已经鼓胀起身子吸饱了你的血,有的拍打半天还不肯松开它可恶的吸盘。出早工拔好秧回来,得赶紧扒几口早饭(井水泡冷饭加酱菜),接着是割稻、挑稻、脱粒、插秧忙不停。三抢时的插秧是最苦的农活,阳历七月底八月初的毒太阳,晒在身上滚烫火辣,我们都是脸朝水田背朝天,左手揑一把水稻秧,右手从左手秧把中分出一株并快速插入水田中,等一横排六株秧插好,便要将两脚后退一步再插下一排的六株……,如此周而复始根本没有喘息之机。等到把秧插到水田的后尽头,身上汗流浃背不用说,那腰肢处酸胀得几乎要断裂一般,非要用手在膝盖上努力支撑一下,才能把半麻腰杆直起来。读小学时摇头晃脑念古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时,总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等到自己插秧插得汗流尽,腰欲断时,方才体会到了农民盛夏耕作时“粒粒皆辛苦”的真实意涵。那时头上戴的一顶草帽根本挡不住毒日头,手臂和肩背处常常会晒脱了皮。三抢时一天下来,身上不知要出几身汗再几度晒干,灰黑色的确凉衬衫的前胸后背上,到处是一滩滩的盐花渍,有时脏衣服浸在面盆里忘了洗,隔天屋子里那强烈腐臭味简直能把你熏得晕过去。

在插队八年里,最重的活是罱泥、挑担,最难的活是摇橹行船。挑担用的是直口粪桶,一担粪水约有百来斤,一般要挑一二个田埂约半里地。挑担中较难的是下到粪船中起粪。我们下到船舱要将两个空粪桶分别摁下去盛满粪液,然后一手支在膝盖上直起身来,将肩上担子的前后轻重均匀好,然后小心翼翼地踩着上坡跳板,颤悠悠一步步挑上岸来。插兄单德根个子高重心不稳,有一次在走船上跳板时一个趄趔打滑,竟然连人带粪桶滑倒在满舱粪水中,于是狼狈万分地从粪船中爬起来,到水桥头洗洗身子接着干。但到了抢收抢种时挑上场担,就要用棉纱担绳把成熟的油菜、麦子或水稻捆扎成各约五六十斤重的两大捆,用扁担挑起来连走四五道田埂,一直挑到一二里远的生产队打谷场上。老农挑担走长路都会右肩转左肩,左肩回右肩,始终扁担悠悠,步态稳健。而我们插青不会转肩而只能用单肩死抗,挑到后来实在顶不住,连整个身体都拧歪了,最后便连人带担子狼狈不堪地摔倒在打谷场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