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57、跟着农民学摇船  

2012-03-17 13:57:2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驾船是个技术活。那木制船橹有过半船身长,行船时先用橹绳套住橹首,再把橹身中段处的橹眼架设在船尾处支架上,这时扁薄宽展的橹尾自然没入河水,然后就用前手拉紧橹绳,后手把持橹身,有节奏地左推右扳,拨动橹尾渐次划动河水,使船儿在河水中破浪前行。碰到河道转弯或船只交会,便用脚来挪移船尾舵杆以调整航向(插青中数张自德摇橹驾船学得最好,可与队里的老社员一比高下)。行船时如遇逆水行舟,光靠船橹摇不动,我们便要肩挂长绳上岸,像长江纤夫般身体前倾绷紧绳索,一步步用力往后蹬地,慢慢拉动河中船只前行,有时一拉就要五六里,累得你气喘唏嘘,浑身大汗,在肩部勒出一条深红印迹。忙过了秋收,队里就摇船到漕河泾厂区附近罱河泥,我们站在船舷边,双手分握两竹竿并左右打开,使竹竿下端的蚌壳状竹夹张开大嘴,然后将其压向河底并插入淤泥中,再合并竹竿使竹夹闭紧,再用力将竹夹提出水面并顺势越过船舷,接着迅即打开手中竹竿,于是满夹河泥便哗啦倾入船舱。我们那时只觉得这黑得发亮的河泥好酥好肥,运回家就挑上岸来浇油菜和冬麦。现在想想那里面该含有多少重金属和化工废料,种出的庄稼实在不合适吃啊。生产队里的水泥船吨位小,在周边河港里走走还行,但是进了黄浦江就要出危险。那时队里派船经龙华港进入黄浦江,到江边的日晖港码头去装大粪。去时空船航行还不打紧,等到船舱装满大粪后驶出黄浦江,江上风急浪高很是吓人,那吃水很深的粪船一路摇摇晃晃总算熬到了龙华港口,但无论船上的人如何拼命摇橹撑篙,这船就是进不了港而在江中打转,吓得船上的唐德弟、陶正明、杨宝弟等人个个屁滚尿流,全慌了手脚喊救命,此时幸亏旁边驶来一条机帆船,用钢索套住他们船头帮助拖进了龙华港,才使他们免于去阎王爷那儿集体报到。

外出装肥料时船上总有三四个人同行,船尾有人摇橹,船舷有人撑篙,余下一人就当炊事员,负责在船头上的小行灶上烧饭烧菜。等到河中潮涨潮落,顺水行船变成了逆水行舟而越行越慢,于是大家索性就适时靠岸系缆,把船停下来吃饭。因为出门行船太吃力,那肚皮已饿得前胸贴后背而实在厉害,所以尽管船舱里装的是满满的大粪(船舱里漂满黄黄长长粪便和草纸,其间还夹杂着白色避孕套),大家蹲在船舷边把手洗洗,拿出饭碗菜盆盛起来,就敢与大粪为邻,在剌鼻粪臭中旁若无人地扒饭夹菜,一个个都吃得不亦乐乎。现在回想起来,当年自己能在船上与大粪为伴坦然吃饭,可以说是把世界观改造到了一个相当好的程度。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