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62、去机场割草被哨兵禁止入内  

2012-03-18 19:18:0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自己插队下乡准备扎根农村干革命,但出身不好的政治阴影仍紧紧缠绕你不放,逼得你简直透不过气来。记得当时杨队长因年事已高退下来,大队党支部对新队长人选一时难以定夺,所以先让姓姚的大队党支部委员在队里蹲点并兼任队长。此人长得又黑又胖,眉毛浓密,脸生横肉,解放前因生活所迫当过小道士而能说会道。有一次他倒背着双手来我们插青小屋转转,不知为何横挑鼻子竖挑眼,连批了我们许多个不是。我听了实在气不过,就当众顶撞了他几句。这姚支委被我呛得下不了台,于是便拿我的家庭成份说事,说像我这种黑六类知青不老老实实接受教育改造,就一辈子也休想离开唐家浜桥(后来我上调后,这姚支委却因犯生活问题被撤了职)。记得插队后的次年一开春,队里派我跟农民们一起去虹桥机场割草积肥(春暖花开后,机场跑道两侧土地上草深过膝必须割掉,否则容易隐藏野兽鸟类而影响飞行安全),带队的唐副队长走到机场西门岗哨前和守卫解放军联系,那持枪军人一脸严肃审视着我们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虹桥机场是军事要地,只能让贫下中农进去割草,不准阶级敌人进入窥探。你们队伍中如有地富反坏及其子女的,一律禁止入内。”那富裕中农成份的唐副队长自己也勉强够格进机场,他哪敢在政治保卫问题上违规造次,于是他挠着头皮颇有些为难地慢吞吞走向我,说机场解放军不让四类分子子女进去,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让我独自回队里去干其他活。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我只得从农民割草队伍中出列,作为准阶级敌人被阻挡在戒备森严的机场边门之外。

这机场守卫军人禁止出身差插青进入机场,其源头在于当时越搞越过火的阶级斗争。主席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理论中提出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一词,其前提是先界定黑六类子女在政治思想上是有问题的,然后才是经过党的教育可以变好。这种基于学生的家庭出身而先行推定其有“问题”,显然属于血统原。在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基于血统的赤裸裸的社会阶级歧视,还得远溯到数千年前的奴隶制社会。因为在中国封建科举制度中,连历代皇帝都宣示不分贫富,唯才是举了。所以文革前对出身差考生的减分录用和某些学校学科的禁止录用(如军事外事院校、涉密涉军学科等),以及文革中对出身差插青在招工就学当兵诸方面的公开歧视和公然禁止,实际是对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逆势而为,于古及今都毫无道理可言。由于此前已有学校中类似情况的政治历练,所以我心中虽深有不忿,但还能处变不惊地在手握钢枪的哨兵面前,从那种极为难堪的机场禁入场景中独自走开去。

这与生俱来的阶级出身呵,任谁也无法选择。当年党说家庭出身不能选择,但人生道路可以选择。主席又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于是我们便欣然插队下乡(当然“不欣然”也得去)。可是到了农村去务农去接受再教育,结果连进机场去割草积肥的资格也被无情剥夺。这种相当过份的阶级歧视,剥夺了那时出身差插青最起码的为人尊严(用如今宋丹丹的话来说,那真是“太伤自尊了”)。如果它也属于“与人斗,其乐无穷”范畴的话,那这种建筑在剥夺他人起码尊严基础上的所谓“其乐无穷”,则在精神生活范畴应属十分残忍和不可理喻。当年年仅17岁的未成年学生离开城镇父母独自去农村插队落户,在劳动生活等方面即使再艰难困苦万分,这我都能够作为接受再教育的必要人生磨炼而全盘接纳承受;但这种毫无道理的纯源于家庭出身的残酷政治歧视,却在插队下乡后有如刀割一般又一次重创我的心灵。黑六类插青的前途在哪里?我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在独自走回生产队的路上,虽然春天的乡野里花红柳绿,流水潺潺,四处阳光明媚,一片莺歌燕舞,但自己的心头却是全然漆黑无光,万般沉重苦涩。走到途中无人瞧见处,还是无法控制地流出了酸楚的眼泪。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