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64、被株连审查坐班房的孙旭明同学  

2012-03-18 19:19:48|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新龙二队插队的孙旭明是我小学、中学时的老同学。他家住七宝南西塘滩,父亲解放前在镇西开草包厂,所以家庭成份是资本家。孙同学长得人高马大,全身发胖,从小就是个捣蛋王。他读五年级时,有个六年级的要好同学面临毕业考,他竟然帮着去文印室偷拿考卷,结果被该学生家长发现后向学校举报,他被老师骂得狗血淋头还记了过。而类似这种脑壳进水的傻瓜事,此后他还干了多次。文革开始后学校已是红卫兵造反派的天下,凡出身差的学生都知趣躲在家里混日子,但喜欢凑热闹的孙旭明却经常去学校转悠,听高年级同学高谈阔论传递北京小道消息,与上述“插青反革命集团案”的主要人物也有过来住。案发后专案组把本镇与集团骨干有过接触联系者都列为审查对象,从专案组已经掌握的材料看,孙旭明只是在别人发表反党言论时帮帮腔,原本只是“跟屁虫”之类的小角色,只要认罪态度好也不会有大问题。可是当派出所民警要他检举别人并坦白交代自己罪行时,他却一跳八丈高,不但拒不承认任何罪行,还扬言要找检举揭发他的臭小子算帐。

由于态度恶劣顶着干,他的问题立即被升级,公社专案组将他关押在新龙一队装有有铁窗栅的仓库里,白天晚上都派8个基干民兵轮班看守他,逼着他写反革命认罪材料,还要他交代插队时的偷鸡摸狗问题。关了一个多月,他根本没写上面需要的材料,还横眉竖眼的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日后如有一杆枪,要把专案组的混蛋一个个都崩了。因为其“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于是他的问题再次被升级,公社革委会在镇上大礼堂召开无产阶级专政大会,他作为现行反革命被持枪民兵押上台去批斗,下面“打倒”、“砸烂”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批斗会结束后他被押到上海县看守所,与县里的政治要犯关在一起,每天薄粥汤萝卜干,饿得他肚子小了好几圈。关押一年后,县军管组审查了公社上报的关于孙旭明的反革命材料,觉得其中水分太多、干料太少而不够判刑,于是对他作“教育释放”处理,仍遣回新龙二队当插队知青。

原本公社认为给他戴反革命帽子就地监督改造还太轻,所以送县里让军管组给他判刑。不料县里将沈“教育释放”后连反革命帽子也没戴,反而便宜了这油盐不入的臭小子。当时派出所长对大队书记交代,说孙旭明虽未戴帽,但他出身资本家,思想极为反动,所以是新龙大队不戴帽的最大反革命,对他一定要提高警惕和加强监督改造。但是从看守所出来的孙旭明并未服软,他挟着“从山上下来”的余威,对大队干部也敢瞪眼拍桌,骂骂咧咧,队里干活时经常磨洋工捣蛋,还时常偷西瓜,折芦粟,搞得周遭村寨不得安宁。因为他有关过大牢又被释放的经历,其为人又敢于三刀六洞地与别人斗狠搏命,所以队里干部都对他头疼不已而觉得惹不起,于是他成了大小干部看见都眼开眼闭的特殊人物,平时在村里敢说敢为而很有威信。其插青小屋里常有一帮小青年听他吹牛皮侃大山,成为在公社知青圈子里颇有名气的另类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