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65、蔡家祠堂里的文革精神病院  

2012-03-18 19:20:36|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唐家浜桥往东二三百米,便是唐家浜与北横沥的交汇处,在这河道拐角的内弯处,还有个占地二十余亩的蔡家祠堂。这祠堂据说是在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上海美亚织造厂大老板蔡声白在乡下所盖祖祠,是蔡家专用于停灵和祭祖的场所。祠堂的建筑风格属中西合璧,厅堂里陈列的龙椅、供案、茶几等,都是沉重得难以搬动的老红木家具。其正门前两侧安有两座石狮子,嘴里各含有一颗圆石球能左右滚动而不会掉出来。祠堂的东侧则是参天古柏掩蔽下的蔡家祖坟。在祠堂屋后与坟地的北侧,各挖有一个深达数米的池塘。据风水先生讲法,人间阳宅宜在南面屋前添设水池以聚拢财源福气,而阴宅如祠堂、坟地等,则应在屋后及北侧添水设池以拢子孙之福。解放前春暖花开时,那蔡老板有时还会邀约几个外国朋友到祠堂周边来遛着洋马作郊游,引来附近很多村民围观。解放后这蔡家祠堂被充公,坟地被平整,后来一度成为“解放人民公社”办公地。我们在文革中当逍遥派时,还经常爬墙头潜入这祠堂里偷偷钓鱼和采摘熟透的桑葚吃。

当我们来唐家浜桥插队时,这祠堂已变成了县里的精神病院。当时我们在附近农田里干活,墙头上搭着铁丝网的病院里,经常有病人慷慨激昂地朗诵毛主席语录和诗词,有时还会有男疯子压低着嗓门怪声怪气地变唱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中的李铁梅唱段。有时病院里的医生会让一些病情相对较轻的文疯子到东侧的蔡家墓地种菜浇水(要动手打杀的武疯子都单独关闭,严加防范),还会有穿得花花绿绿并戴着红卫兵袖章的女花痴,扭着蛇腰踩着碎步,娇滴滴走到墓地旁高高围起的竹篱笆跟前,隔着篱笆用色迷迷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我们几个在挑粪的小伙子,还掏出花手绢向我们一个劲地招手,示意让我们过去。当时这精神病院里关着的女疯子,有的还颇有几分姿色,听说里面曾有个别不肖男职工趁单独值夜班之时,还借故对病房里女病人动手动脚揩油吃豆腐,不料那自命“林妹妹”的花痴女病人被男人亲近后,以后竟一直盯住其娇滴滴乱叫“宝哥哥”。后来被人生阅历丰富的老院长从中看出些不祥端倪,于是他不动声色未予声张,但立即采取防范措施,将这位有咸猪手之嫌的多情“宝哥哥”火速调离了女子病房。

文化大革命的过火阶级斗争,使许多人精神崩溃而入内收治。当时这精神病治疗也要贯彻阶级斗争为纲,按成份好坏区别对待,地富反坏病人不给吃镇静药,发病后被上电刑吃棍棒成了家常便饭,整得他们日夜鬼哭狼嚎。一旦折磨死了便用草席一卷丢火葬场去。家属接到了死亡通知,也只得悄悄料理后事而从不敢吭声。对于一些轻度的病人,院里还让他们外出劳动,拉着拖车到镇上去买喂猪的酒糟米糠。记得当时精神病院里还有过一出“火线入党”闹剧。有个青年医生申请入党未获批准,组织上告诉他还需在重大对敌斗争中经受考验。急于入党的医生苦思冥想计上心头,于是趁晚上单独值夜班之时,用双手指甲狠命抓划胸口皮肤,还咬紧牙关用剪刀在身上划拉几下子,把办公室热水瓶摔烂,桌椅推翻,伪造剧烈搏斗现场,然后尖声大叫“抓坏人”不止。公安局接报后派刑警赶来现场勘察,发现并无外人闯入痕迹,再看看他身上的伤口也不像被人加害,等带到局里略加盘问,他更说得牛头不对马嘴,没憋到天亮便全招了。结果他把自导自演的苦肉计搞砸,不但“火线入党”未获成功,连谈了多年的女朋友也因此和他拗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