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70、跳进恶臭日晖港里筑驳岸  

2012-03-18 19:24:49|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修建队做力工的那段日子里,我最难忘的是在打浦桥卢湾建材商店筑石驳岸,那日晖港里的污水脏秽黑臭几如柏油般粘稠,筑石驳岸先得用装满泥土的草包垒起工程围堤,再用水泵抽光围堤内的污水后才能挖基础打桩。在筑好围堤抽水过程中发现草包垒成的堤身有渗漏处,自己居然能一个猛子朝围堤外的黑臭河水里扎下去,用碎布条和回丝紧紧堵住那围堤漏水处,等浮出水面一抹脸,正有一条又粗又长的大粪逼近在鼻尖,不由一阵恶心赶紧将它拨开。做修建队力工时最累的活是手工翻拌混凝土。一包水泥要用二筐黄沙三筐石子混合拌就,先将黄沙和水泥用铁锹干拌二三遍至均匀,再把它铺成一长条并向左右扒开,再将石子倒入中间扒开处并往里注入适量水,由两名力工脸对脸,弯下腰手握铁锹奋力向一侧翻拌,接着反方向再翻拌一遍…这混合料一锹就有数十斤,而且每分钟就要翻拌二三十下,有时半天功夫工地上要连续浇筑几十包水泥的混凝土,直把你累得腰酸腿疼、眼冒金星、死去活来,到最后胳膊腿如灌满铅液般没法动弹,一天流掉的汗水恐怕用脸盆也盛不下。

那时公社修建队的党支部书记是张锡生,他个子稍高,长得较黑较瘦,经常穿着草绿色军装。他在文革之初还担任过公社党委副书记,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便下了台,被贬到公社修建队来做领导。有一次张到我们工地上来视察,他知道我是七宝镇上的插队知青并且出身不好,还特地找我到工地角落处谈话,教育我党的政策是有成份,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如果能安心于工地做好普通力工为国家服务,也是很有前途的,还问我想不想在修建队里长期做下去?实际上那时公社修建队的正式工岗位非常之珍贵,修建队要增加员工编制还得经过党委会讨论,那张书记也只是逢场作戏随口说说而已,我当然也不会就此当真。但张书记在修建队里悉心培养的几位青年骨干,后来倒都是颇有成就,其中俞松宝担任了县建筑公司的副总,夏根福担任了七宝镇的镇长和党委书记,现已升任闵行区政协副主席。我虽然在修建队时做的都是拌水泥、递砖头、拎泥桶的下手活,但几年间耳濡目染,对房屋基础怎么挖、砖墙怎么砌、钢筋怎么扎、壳木板怎么拦都有所知晓,倒为以后进法院搞基建打下了一定基础。后来因在修建队做的收入虽比生产队种地稍多,但长期做力工总不是个事,所以在1972年初又返回生产队去务农。前后在七一修建队做了一年四个月力工。

        我在历来很穷的唐家浜桥插队八年又二个月,前二年在队里务农连续透支(1968年透支三十几元,1969年透支二十多元),所以还得靠家里给些接济。19709月开始去公社修建队做力工,才摘掉透支帽子分到25元零4分。1971年因为在修建队做力工出勤多而挣了高工分计3266.5,生产队分红时每个工分分配0.0735,全年总收入240.01,扣除予支款156.99,年底可分得84.08元。而插在富裕大队如红明、东风、七宝等地的插青,生产队里每个工分可分一角几分,到年底都可分到一二百元甚至二三百元,所以过年时镇上插青同伴聚在一起说起生产队分红,我只得躲在旁边当听众,因为实在少得说不出口。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