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90、聪明善良的老六杨会计  

2012-03-23 11:26:5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六杨顺弟聪明能干又谦和友善,在队里人缘很好,平时乐呵呵的最喜欢开玩笑。他担任生产队会计并兼着队里的电工和保管员,社员们无论支钱报账还是拉电线、借农具,都要找他去商量,加上又是队长亲兄弟,所以他在队里说话办事极有份量。当时在村里,待我们知青最好的就数杨会计一家。杨会计的妻子康婶出身于青浦富农家庭,她在队里干活时拼命带头十分要强,但与亲戚邻里相处时有些得理不饶人。有一天黄昏前后,宝弟家大女儿友娟刚开始谈的男朋友过来看望她,两人在生产队蘑菇棚东面的小路边小声说着悄悄话,在自留地上收工回来的康婶看见那边影影绰绰似有人在,她生怕有外面人来村里偷蘑菇,便朝着那黑暗处大声喝问“啥人?啥人?”因为这杨家妯娌脾气相克是冤家对头,所以那友娟看见那麻辣康婶就心里发怵,于是小俩口手牵手闷声不响就往村外跑,而不明就里的康婶还紧跟在后面一路吆喝着往前追。直到第二天友娟的娘在村头浪里浪声开骂,说她女儿友娟的命真苦,人家小姑娘十七八岁就可以谈朋友(指康婶女儿),但友娟二十五六岁了想谈个朋友,还被人家盯牢了追出去几里路。康婶这时才知道昨天晚上她追的不是偷蘑菇毛贼而是杨家侄女友娟,后来她透过村里别人给友娟打了招呼,说实在是晚上看不清楚而闹了误会。

可能在家庭出身方面有点同病相怜吧,康婶无论是大田干活还是种自留地、烧饭做菜,都主动乐意给我们以帮助;碰到有个别不讲理的农民欺负我们时,也能仗义执言帮我们说几句公道话;端午节家里包了粽子,春节时蒸了松糕,康婶都会悄悄送一些过来;连会计家盖房上梁,康婶也会招呼我们过去帮忙(实际上我们根本帮不上啥忙,过去只是吃顿),待出身不好的插青真象自家人一样。我们上调以后数年,有爱心的善良康婶不幸患上了胃癌,经医院手术切除了大部分胃,农忙时为了给家里多挣点工分,她拖着重病之身下地割稻,因为手术刀口还未痊癒而痛得站不起身子,她就双膝跪在地上努力割稻子,让村里人在旁边看着直流眼泪。后于1987年初离世(当时我们并未知悉)。杨会计后来升任了大队出纳,他的小儿子杨福林则青出于蓝胜于蓝,在党支部的培养下担任沪星村的村委会主任十多年,现在又担任了村党支书和村实业公司董事长,在家基地上当起了名符其实的父母官。杨会计退休后,在女儿、儿子处两头住住,帮助看看小孩,有空搓搓麻将,本可安享老来福,不料他后来不知是中了邪还是精神上出窍,在大病一场后经常说些鬼呵神呵的古怪话语,总是说康婶托梦给他要他如何如何,小辈几次送他去大医院检查也吃不准是何毛病。后来他的病情越发严重,终于在数年前驾鹤西去。我和张自德、单德根等几位老插青得知杨会计噩耗,立刻赶回生产队吊唁致哀。我们一起站立于他灵前祈祷默念,愿好心人杨会计和康婶夫妇俩,在天国他方能一路携手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