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194、身上故事最多的陆梅生  

2012-03-24 18:21:4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陶家对面的路西住着陆根祥老人的两个儿子。这陆根祥老人原名唐阿永,与浜北唐顺福属叔伯兄弟。解放前因父亲贪吃懒做败完了田地家产,唐阿永自小改姓过门给北邻村庄的陆家,成年后又给陆家当了上门女婿。不知因八字不合抑或其他,妻子怀胎后却因难产身亡。遭此变故,陆根祥在岳丈家也呆不下去了,于是在有姻亲关系的肖家地主(即我母亲娘家)帮助下,回到唐家浜桥修复了破旧老宅,并娶了一个脸黑脚长,据说按生辰八字有着帮夫运的新婆娘。后来夫妇俩生下一女二子,长女出嫁到新泾,儿子梅生、梅根先后在家娶妻生子,可说是人丁兴旺。

长子陆梅生中等稍长身材,面相清秀,皮肤较白,嘴唇上下常留着若干稀稀疏疏小胡子,说话的声音还略有些嘶哑。他小学没读完就回家务农,18岁那年被批准参军他没去,后来宝北公社民兵训练时,别人把一枚爆竹做的假手榴弹扔在他身边嗞嗞作响,吓得他扔下了枪便逃回了家,当晚还做恶梦说胡话,他妈妈吓得赶快去摇醒他,这梅生在半梦半醒中说“姆妈,日本人打过来哉,蔡家祠堂里架了两挺机关枪!”(据说这也是村里人称其“机关枪”的另一原由)18岁时,父母用六石米钱给他娶来了观音堂一中农家女儿,谁知这女子凶得像雌老虎,晚上睡觉一言不合便不容男人近身,于是才一年光景就离了婚。接着梅生另娶了邻近施家油车的施文贞。这施文贞家里是富裕中农,虽然长得脸黑且比陆大好几岁,但无论干活做人都不落人后,而且陪嫁特别盈实,一进门便立马为陆家生下长孙,所以图实惠的陆梅生对后娶的施婆娘自是一百个称心满意。梅生还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他知道我外婆家的肖氏先祖当年曾支助过他父亲陆根祥,所以他常和我说起肖家陆家的姻亲关系,有时还顺手从自留地上挑一篮菜过来送给我。

这梅生记性特别好,只要讲起村里老底子的事情,如谁家与谁家有转弯抹脚的亲戚关系,他总是能说前因,叙后果,给你桩桩件件细细道来。生性计较还嘴巴碎的他常常张家长李家短,摆说人家的陈年旧事,对生产队干部的隐私短处记得特别牢,还善于在关键时刻给干部揭短、提意见以图利,所以大家便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机关枪”。梅生的家庭小算盘拨拉得很精细,有人形容他只要有一根柴梗能扒进,他也决不肯漏过。如七号桥蔬菜站有秋雪菜低价返销时,他便拉回家来连夜撮些盐压在大缸里醃起来,等入了冬就踏到集贸市场,当作暴醃雪菜提价卖出去,赚得嘴巴也合不拢。他因家里子女多负担较重,所以常常以困难户自居而哭穷,要求队长在派工时多多照顾。那时队里经常派人去淮阴路加工场帮助醃咸菜、咸鱼,因为可以加工分而大家都想去,所以队长安排由各家轮流。有一次队长因疏忽而漏了梅生一次,他就当众找队长发难,说话间言语不合,便嚷嚷着要跳唐家浜寻死。

俗话说会哭孩子多吃奶,这梅生爱计较爱闹事出了名,而且碰碰就要揭干部的短,所以当队长的看见他这杆机关枪就头晕脑胀,遇事对他偏三分,队里无论是派工还是分配实物,先要考虑把他这挺机关枪摆摆平。有一年生产队在插青房屋北面种了一片毛芋艿,秋天成熟后便有人偷挖。队长安排插青吉继民白天休息,夜间捉贼。那晚吉关灯禁声,静候图谋不轨者出现。到半夜时分有吱呀开门声传来,只见梅生走到插青屋子跟前窥探,见确无动静才蹑手蹑脚走进芋艿地。但梅生弯下腰还没得手,那吉继明已拉开门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喝住(吉并非不懂得“抓偷须拿赃”的道理,其喊在对方动手得物之前,是有心避免对方陷得太深,以免搞僵与村民关系而于己不利),吓得陆魂飞魄散,慌忙佯装解手。此后吉虽没声张开去,但天下事都是隔墙有耳,结果还是慢慢传开了。队长原以为是炳根家小儿子干的,没想到布置抓贼却撞上了大队长的妹夫。于是他对此事佯装糊涂,还眼不见为净,将陆安排去公社桥梁队做临时工。但炳根家儿子听说后却上了火,他借口队长抓贼不办还安排其外出做工,就冲到队里养鸭场抢走了一篮鸭蛋,说他横竖横拆牛棚,也要学着偷东西了。队长把这事告到大队,大队也感到难办,后来拖了一阵子也就不了了之。

陆梅生识字虽不多,但对于乡间世代流传的农谚、俗语十分熟悉,肚皮里藏着的民间故事还真不少。记得他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乡下有个落榜老秀才,家里十分穷困。有年端午节,亲戚家送来三只粽子,老夫妻俩一人吃掉了一只,剩下一只怎么分呢?于是秀才叫来三个儿子比赛作诗,谁作诗好就让谁吃。这诗要求分四句,依次要填入“笔直、凸出、交关(许多)、毕静”四词。大儿子居先,他抬头一看家门口有棵白果树,就出口道“白果树笔直,丫枝凸出,麻雀交关,枪一响毕静。”二儿子放眼窗外看到火车在跑,就说“火车笔直,烟囱凸出,车厢里人交关,一开过就毕静。”最后轮到三儿子阿憨了,他本不会作诗,但极想吃粽子,他把头一抬正看见亲娘挺着大肚子走出门外,就说“我娘笔直,肚皮凸出,姘头交关,爹在旁边毕静。”老秀沉吟半晌叹了口气说“还是小憨大把诗做得最好”,于是把剩下那只粽子让他吃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