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07、插队知青与队里的这员那员  

2012-03-30 15:17:55|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插队时,生产队里有会计、出纳、仓库保管员、记工员、放水员、植保员、电工、卫生员、托儿所保育员等职务,其中有的活儿轻松而且所得工分不少,所以是下乡插青们争相谋取的好差使。因为好的大员岗位都算是队里的上层建筑,所以除了劳动表现好能处好人际关系外,家庭出身较好并在队里有一定影响力,也是竞争上岗的必备条件。忆当年,插青中担任生产队会计及以上职务的大概只有三四人,倒是担任生产队保管员、记工员、卫生员等职务的有很多位。但是这有权的大员也不好当。知青叶伟明刚插队时就当了生产队记工员,他敲了出工钟后,就坐守在社员出工必经的村口,看到谁晚出工就看着手表照扣人家钟点,于是搞得村里天怒人怨,被大家骂了个狗血喷头,第四天就向队长交出记工簿而缴械投降。后来他改当生产队会计时就学乖了,他在生产队场地上分稻柴,给每家每户打秤时,总是让秤杆尾巴翘得半天高,让每个社员看着都高兴,但在帐本上记录数量时再悄悄把份量添回来,结果倒落得个皆大欢喜(这叫作“骗死人不偿命”)。七宝北西街的插青鲍国伟担任四队的仓库保管员,他因个子矮小为人随和而缺乏工作威信,队里不管张三李四,到了仓库场上都敢自作主张拿了队里的农具便走,根本不把鲍保管员放在眼里。有时鲍追上去欲加阻拦,反而被人家居高临下拍拍他前额光光小脑瓜,亲热地叫一声“鲍矮秃”便笑着抽身远去。而保管员的人缘好了,生产队里就遭殃了,队里的大扫帚每个月都要添几把,而社员家里的私人扫帚却象变戏法一样一把把多出来。

插队知青不想当也当不好的是放水员和植保员。那时的农田里遍布着一米多宽、半米多深的排灌水渠,每到干旱季节,大队排灌站的大马力水泵一响,水渠里就波浪涌动,流水潺潺。各队担任放水员的都是资深能干的老农民,他们脚蹬一双烂草鞋,肩荷一把铁鎝,手提一柄铁铲,快步穿行在大小田埂察看田头缺水状况,到这里开闸放水,去那厢培土堵水,忙得不亦乐乎。农忙时送水任务紧张,大队排灌站日夜开机,这放水员还得半夜三更摸黑单独去大田工作,夏天的夜里毒蛇会在河边田埂出没,如没有天大的胆量还真是干不了。所以插青们对于生产队里的这员那员都能试着当当,唯独这生产队的放水员就是当不了。

生产队里的植保员是个苦差使。那时生产队里有一间仓库专门存放各种农药,那里面毒药水的味道十分强烈,走进门去便会被熏得眼睛焦辣,嗓子发干,呼吸也有些困难。而植保员则天天要在那里出出进进,和剧毒农药零距离接触,而且没有分文保健补贴。那时水稻生了虫,植保员便要用六六六粉在田埂上组织机喷,虽然是顺风喷洒,但还是会有黄色的六六六粉末会飘到我们的脸面和身上。等到棉花开花结蕾时,为了防治钻心虫,植保员还要打开药瓶上画有骷髅的1605剧毒农药,兑上水后让社员用手压式背包机逐棵进行喷洒。各生产队的植保员一年四季冲杀在治虫防害第一线,每天都要接触剧毒农药,数年以后便有多位患上了癌症,早早离开了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