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11、公社广播站里的忘年恋情  

2012-03-31 16:04:4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社还有个广播站(那时的农村家家有广播,队队装喇叭,让你走在田间路上的任何地方都如雷贯耳),就设在塘南浴堂街与三八路处转角处的平房院落里(解放前原是镇上富人用于行善积德的“三善堂”,每逢灾荒便在此施粥舍饼,收留街头冻饿乞丐,安葬路边倒斃死尸等)。插队后几年我担任大队土记者,便经常向公社投稿,也常去广播站里走走。等到自己的稿件被录用时,那农村原野上铺天盖地的广播喇叭都在同声播放自己所写的文章或者自己的讲话录音(在公社农村文艺宣传工作会议上的发言)时,心头自然涌上一种此生难得的成就感(革命年代并无稿费)。公社广播站的那位女播音员叫小琴,她是1957年的首批下乡知青,家住中心城区是标准上海人。她模样娇小形象甜美,衣着出挑打扮靓丽,说话的声音嗲声嗲气,连串笑声传来有如塞外银铃,是公社机关里知名度很高的袖珍美人。公社的妇联主任帮她介绍过本公社的支部书记、转业军官、青年教师等多位杰出男士,眼界甚高的她却一个也看不上,所以年逾三十还未成家。后来公社革委会调来了农村干部出身但资历不凡的汪副主任(五十年代曾任西郊区副区长,后在多处担任公社领导),他身材较高,招风耳,高颧骨,鼻梁稍弓,额头堆满细密皱纹(其尊容再往高处评,也超不过60分)。但本地人出身的汪副主任口才特别出众,嗓音有着男人的磁性,对农业生产熟悉透顶,所以大会小会讲话从不用草稿,老古话、歇后语更是脱口而出。所以公社开大会时,只要是安排汪主任讲话,大家都不会开小差,因为再严肃的会议主题,他也能让大家笑得眼泪出和肚皮痛(在祸从口出的文革年代,当公社干部的能讲到这个份上难度极大,所以汪的口才确实非同一般,此君如能活到现今,肯定与周立波那小子有得一拼)。
    可能都是吃开口饭的,容易惺惺相惜吧(或许这小琴还有些恋父情结),这广播站小琴对于才气横溢并能说会道到极致,个头比她高一个半脑袋,年龄至少可当她叔叔的已婚汪主任却十分崇拜,极富好感,而汪主任因为分管着农业生产,隔三差五便要去公社广播站,在录音间里制作“阿富根谈生产”式的农事讲话录音,所以两人的接触机会特别多,再加上俗话所称“男想女隔堵墙,女想男隔层纸”的道理,于是这两人之间的忘年恋情,在不知不觉间就悄悄越过了那道警戒线。此后俩人因在上海某公园的阴幽角落处约会时,因相互间的动作幅度有点过而且年龄看上去不般配,被潜伏在一旁秘密观察的巡逻民兵突然喝止,并作为流氓行为嫌疑对象,双双押到公园办公室里严加讯问而东窗事发。于是公社对两人进行了严肃处理(小琴被调离了广播站,汪主任受到了党纪处分)。再说这汪主任在家乡算是个有名望人物,这辈子从没栽过如此大跟斗,丢过这样大的脸,他为此承受的精神打击之重,实在为外人所难以想象。他垂头丧气自感抬不起头,一夜之间愁白了两鬓黑发,说话的口才也比以往逊色了许多。此后没过多少年,身心交瘁的汪主任便突染恶疾抱憾离开了人间,后来也安息于我父母骨灰所落葬的马桥仙鹤墓园。清明时节雨纷纷,我去给父母亲扫墓时,打着伞儿路经汪主任休息的那一方青草萋萋的墓地,就自然而然回想起当年风趣诙谐的公社汪主任和声如银铃般的广播员小琴,不由感叹这人世间的情感真是永远也说不清,道不明,心里对他们当年未能为真爱而舍弃一切,最终勇敢地走到一起,忽然感到有些莫明的惋惜。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