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29、四人帮倒台后燃起了上调希望  

2012-04-13 11:33:05|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文革结束上调装卸工

229、四人帮倒台后燃起上调希望

四人帮在1976年秋天的轰然倒台,使插队多年知青的心头燃起了上调离开农村的希望之火。说起这农村插队知青争取上调的故事,还真是人人都有一把辛酸泪。那时知青上调的命运主要掌握在大队党支书的手里。当时沪星大队的任支书是本乡本土的农民,他家住四队戴家浪,1956年初中毕业于七宝中学前身的南洋模范中学七宝分校(这在当时的农村学子中属凤毛麟角,相当不易),此后便返乡务农种田。因为他家里是富裕中农,加上他娶的妻子出身于富农家庭,所以尽管自身非常努力,在争取个人进步上还是比较吃力。他经组织长期考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还只是生产队的一般会计。后来他抽调到大队当了会计,才依惯例进入支委班子。1975年大队王支书升到公社去任职后,才由任接任当起了大队党支部书记。由于任有着这样的家庭背景,所以他对于插队多年仍无出头之日的我,自是有着一份私底下的理解与同情。但是在文革当中有党的阶级路线放在那里,如部队征兵、招收教师、医生,选调工农兵大学生等都肯定与我辈无缘,只有来了不带严苛政治条件的一般招工名额,才有考虑我等“狗崽子”插青之一线可能。
        记得1976年初,公社先下来有少量市工(市供销合作社下面的郊县蔬菜购销站)及外县工矿的知青上调名额,我从公社里相熟的机关干部处打听到可靠消息后,曾经手里提了点东西(价值大约一二十元的水果食品),趁大清早村口来往人员比较少的时候,鼓足勇气去戴家浪任支书的家里找他(提着礼物上门找领导求情,对于一直将“不为五斗米折腰作为人生格言的我来说,属于出娘胎以来的首次,心里自是相当的别扭和无奈)。任支书家住在南面临河的普通农家院落里,记得那是个开间较小的前后埭旧式农民房,前埭墙门间两侧是堆柴、放农具的地方,穿过挖了口小井的小天井,后面是砌有柴火灶的客堂间和住房。任书记是个实实在在的农村领导,平时我在大队里搞文宣工作也和他比较熟,所以他拿张小凳子让我坐下,接着对我实话实说,把名额个数和大队里表现较好、下乡年份较长的支青情况都大致和我讲了讲,表示这次的市蔬菜公司名额先要考虑二队的曹某某,而外县工的名额要考虑政治条件比我优越的另两人,所以我需要排在他们后面再等下次的机会。临走时任支书把我送出门外,还坚持把我拿去的一些东西挂回在我自行车的把手上,并且挥挥手与我再会。此时生产队已敲响了出工钟,出门早的荷锄社员也看到了支书清廉拒礼那一幕。
    此后不久,与我
同队的插青张自德果然上调去了青浦县县属大集体性质的航运社工作。后来到了当年的1976年底,县交通局新成立的上海县汽车运输公司要在本县下乡知青中招收一批卡车装卸工,并由县知青办将有关名额分配到了各公社。当时四人帮虽已倒台,但“两个凡是”还正当其道,知青上调首先还得看看家庭出身和政治条件。可大队任支书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在送我当公社兽医遭遇失败后,认为县里招收卡车装卸工可能不会过于强调家庭出身,所以再次向公社党委推荐了我。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