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30、人生成败已在此一举  

2012-04-13 11:40:53|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队党支部将我推荐上去后,任支书对我打开天窗说亮话,说大队里的知青们都已经插队许多年,岁数也都越来越大(有的社会青年插青已三十多岁),个个都伸长着头颈盼望能上调,但公社拨给的上调名额又特别少,所以相互之间的竞争相当激烈而十分宝贵。他说这是党支部在推荐我当公社兽医失败后,还能给予我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我能尽一切的努力去把握好。在那时候当领导的说话只能点到为止,不可能把关键之处说得太明白,当支书的肯这样点拨提醒,已是非常的诚恳和不易。我理解其潜台词是如果有可能的话,应努力去找找县里公社里的有用熟人。我知道这对于政治条件极差的我来说,大队这次能把我推荐在先,已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人生的成败与否将在此一举。

但是我在县里所认识的干部中,职位最高者当推县文化馆的罗馆长,罗是个为人正派的官场文人,他对我的写作能力较为赏识,对我当时的境遇也十分同情,但他的职级约在科员与副科之间,其权力仅限于让我去参加这个那个文艺创作班,在知青上调方面则是绝对的爱莫能助。再看看当时的公社领导班子,光书记就有一正四副,再加上组织委员、宣传委员、文教委员、武装部长、若干优秀基层支书等组成的党委委员,开起会来要排近二十个座位。在这些党委领导中,其他人都是两眼一抹黑一个不认识,只有从沪星大队支书升任公社副书记的那位,以及在沪星大队蹲过点的党委宣传委员老陈还算认识。在公社党委中排名第三的王副书记原是沪星大队支书,照理应是我去寻求支持的最合适对象,但是因插队期间感觉到王的说话行事比较左,自己因家庭出身恶劣透顶,在其面前不由自惭形秽而不敢问津。

当时的公社党委宣传委员陈雨斋倒是在沪星大队蹲过点。陈原是县委机关干部,人长得黑黑胖胖,一副深度近视眼有如啤酒瓶底,连看书看报也得凑到鼻子尖显得十分吃力。那时他到了农忙时节就戴着大草帽下田插秧,可怜他从学校到机关从未干过农活,加上又是几近半瞎的高度近视,所以站在水田里弯腰拿着一把秧,像老婶婶綉花般慢腾腾,笃悠悠,别人早已把秧插到了稻田尽头,他还在那里不紧不慢有如老鸡啄米般认真插秧,脸上、脑门上的汗珠子滴滴溚溚往下掉,短袖白衬衣和西装短裤上溅满了泥浆水,而插下去的秧不是被折断了腰,便是因没插好而浮了起来,属于标准的“越帮越忙”。那时他来参加大队中心组的理论学习,还结合批林批孔运动中的主席批示,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典故,尽管有的地方讲得不够准确,但从他笔记本上密密麻麻文字来看,他事先还是认真做过功课的。这陈委员虽因分管广播宣传而与我有过一些工作接触,但我思来想去,毕竟因过去与其从无深交深谈,而且就其党委委员的职权来说也难有很大的帮衬,所以几次走到了他跟前却欲说还休,觉得自己不宜就上调问题找老陈开口。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