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39、汽运公司的军人领导  

2012-04-17 19:11:34|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汽车运输公司的领导阶层,从党支书老陈、经理老周、副经理老李、政工组老杨、总调度老薛等党支部领导成员,都是早年当过兵的转业军人,连两个车队的车队长也都从刚分配进公司的部队驾驶员中选拔。那支书陈玉龙是解放战争时期的南下干部,他身高有一米八以上,身材高大魁梧还略有些发福,在公司开大会时肩披草绿色军大衣,手擎香烟袅袅,说话哼哼哈哈拖腔拿调,很有那时候领导的那种气派。那经理周宝根是浦东本地人,人长得精瘦干细但头脑无比活络,在做人方面比陈支书更有办法,说话嘴皮子也更加利索。那时陈支书虽是资历更深的一把手,但是周经理既会开车又会修车,对于抓运输业务是熟门熟路,加上与局里领导也较熟悉,所以双方在工作上暗地较劲斗法没几个回合,那陈支书很快就显出不是周经理的对手。后来除了开会时由陈支书端坐在正中央说说话以外,平时公司里的大小事情,多数都是由周经理在四处张罗和拍板。后来年事已高的陈支书被局里调走了,调来了一位也是转业汽车兵的朱支书。那朱支书中等个子白皮肤,长相斯文,说话平和,肚子里的墨水比陈、周两位显然要多许多。他到任后抓了公司规章制度的建立完善,也翻修了公司房屋。但是这朱书记看到公司里的漂亮女职工便眼光迷离,神不守舍,在办事用人上更有些偏心眼。有一次公司根据上级通知给部分优秀职工长工资,我们车上的驾驶员钱耀其无论工龄长短还是工作表现都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因为人老实而名落孙山,我为他打抱不平而去找朱支书理论,后来还写信给局党委书记朱启伍,实名举发这朱支书弄权循私的不堪行径。后来我调离汽运公司去了法院,这朱支书却因生活严重犯规被判处了实刑。

公司副经理李妙福人稍有些矮,棱形脸,短脖颈,倒挂眉,见人总是笑嘻嘻的,待下面同志很和善。大家都很亲热地叫他“大老李”。大老李那时分管生产组和机修组,因生产组长薛林璋也是支部委员,所以他一天到晚都泡在机修组,经常在寒冬腊月里带头钻到车肚子底下拆卸待修零件,等到爬出来时身上脸上都是机油,人冻得鼻涕横流,直打哆嗦。公司调度薛林璋人长长的,脸也长长白白的,说话的声音有些发尖。他过去在基层装卸站当过多年调度,所以在业务上还算有两把刷子。那时汽运公司的调度权力很大,每天派哪辆车去哪里装些啥,哪些任务容易完成还省力气,都掌握在当调度的手心里。这薛调度为人很精明,他安排活计懂得看人下菜,有的司机和组长吃了亏就要到调度室拍桌骂娘惹不得,他就把路上易堵,装卸难做的出车单分配给埋头苦干的老黄牛。政工组长杨俊泉原是县公安局干部,文革中被造反派排挤出来,还作为跟队干部,到黑龙江呼玛农场去锻炼过几年,所以与局党委书记朱启伍有过一段黑龙江战友之谊。正因为其有公安出身和与上层的关系,所以杨支委在公司里脚桩很硬扎,说起话来很有些份量,无论支书经理都得好好听一听。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