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45、苦命插青顾影相怜  

2012-04-21 10:35:21|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调以后,由于自身条件发生了变化,加上周围新人的大胆追求,于是发生了恋爱关系的悄悄调整和重组。当时公司里有位姓季的女插青皮肤白晰、五官俊俏加上身材高挑标致,其美貌程度,已到达了给周边男士以眼前忽然一亮、呼吸顿感局促的层次。她进公司后有如万花丛中一牡丹,马上被局里一位吴姓未婚男士一眼相中而紧追不舍。这美女插青的多年恋爱对象,是其插队村庄的一位农村青年。因为局里吴男士系年轻干部前途无量,在长相气质上恐怕也更好一些,两相比较之下,美女插青毅然作出了重组选择。那时文革虽已结束,但人们的婚恋观念仍较保守,所以她的举动引起了强烈反应,说她朝三暮四没良心的人很多,但在内心赞成并以实际行动加以仿效的也不少(实际上这是我们插队知青的时代悲哀,这从农村上调后的恋爱重组,即使真有错也不能怪美女插青变心,而应感叹命运对我们插青的太过不公和无情捉弄)。

上调后自己因已年近三十,而且系绝对光棍而无重组之嫌,所以在本公司结识了来自梅陇桂林村的小胡(她在公司女插青中属于长相较好者之一,当时围着她转的还有别人)后,因互相之间的感觉还可以,双方年纪也已不小,不久便去民政局登记结了婚。胡家住桂林公园西边的沿河小村庄叫老坟山,家里有二间简陋低矮平房,在门前屋檐下搭了一间灶披间,在河边有个洗衣淘米用的水桥,河岸上种着一棵开满灿烂红花的紫薇树。已故岳丈是浦东川沙花木村农民,解放前先是在漕宝路桂林路边的黄家公园(解放后改称桂林公园)里为上海滩流氓大享黄金荣料理花木,后来进入漕河泾冠生园食品厂做绿化工领班。我岳母是丈人的续弦,生下二男三女后生活困难,不得不将年幼次子送给人家领养(其养父姓鲁家住虹口区,因领养时向介绍人承诺过永不相认,所以直到岳丈因病去世,才去找来在中学念书的次子,让其于生父灵前叩了头。后来鲁家养父母都故世后,岳母一家才与在胸科医院放射科当医生的次子正式相认)。胡的大哥大嫂都在颛桥的黄浦仪表厂工作,大哥胡文清系中专毕业进厂的技工,大嫂却是经国家分配进厂的浙江大学高材生,所以性格谦和的胡大哥不但包揽一切家务,而且对高学历大嫂敬仰有加,当时他们带着两个女儿住在厂内职工宿舍。因为黄浦厂是为海军生产军舰导航仪的保密厂,故进出厂区需经警卫严格盘查,给人以特别隐秘、神圣的感觉。胡家三姐妹原都在桂林大队就近插队,大姨在插队时嫁给了在漕河泾顾家厍当生产队长的顾连襟,那时已上调到上海县房管所工作。小姨当时还在桂林四队插队务农,后来嫁给同队的青年农民。

我结婚时没钱买新家具,还把房间里被白蚁侵蚀的松木地板拆下来,请木匠加工成婚床和大橱,再请乡下肖表哥相帮去市区踏来几车煤渣和电石糊、土水泥,经翻拌后铺成室内硬地坪,再用公社喷漆厂里买来的很便宜的红灰色工业用漆来涂刷地板(这工业喷漆中富含苯等致癌物质,对人体极为有害,但那时我们一是不懂,二是缺钱,也就这样对付着住了十来年)。当时结婚办喜事之简陋、困窘,实为当下年青人所无法想象。双方父母及兄弟姐妹到七宝天香楼吃喜酒,两桌酒水一共只用掉几十元。我脚上穿的牛皮鞋还是向哥哥临时借穿的。妻子的嫁妆是樟木箱加木制脚盆、浴盆和铜箍马桶等,最壮观的便是在婚礼拖车上故意叠得很高的五六条彩色绸面被子及绒毯、枕头。连电风扇、收音机等都是婚后多年才添置的。家里那台春蕾牌收音机,还是去松江物资交流会上起大早排长队才买来的,此后一直使用了二十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