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18、农村裁缝和野剃头被关进“集中营”  

2012-04-04 12:31:3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时的农村以农耕经济为主,大队企业屈指可数。当时在各个生产队里,都有夫妻儿女搭档的裁缝师傅和串门走户的野剃头挑子。那时的农民理发根本不讲究美不美,只要你动作够快,价格便宜就好。乡村野剃头哼着无名小曲挑着担子,一路晃晃悠悠进了村,只要听见有谁家在吆喝他了,就走过去放下担子拿出剃头家什。让剃头农民自己拿个方凳坐下,肩膀处披上一块脏兮兮围脖,拿出推剪,依着梳子,横里竖里一阵快推快剪,接着让农家人拿来一脸盆水,把农民的头往盆子里摁下去洗去肥皀泡,再用老式刮刀将胡子和脸毛、颈毛都刮掉,然后收下二毛人民币就算完事了。如果在这家剃头招来了其他生意,剃头师傅索性就在此安营扎寨不再挪窝,到最后就不收这家的二毛剃头费,生意好的话还会倒找给房东几毛钱,算是付了他家的洗头热水费。

村里谁家有女儿行将出嫁,需要做压箱的四季衣裳了,还需提前几天去师傅家邀请,约好上门做衣裳的时日,并根据裁缝的建议事先买好各色布料。然后裁缝师傅到那天会自己抬着缝纫机走上门来,在客堂间里安下缝纫机,搁起宽大铺板,老裁缝在铺板上展开全新布料,嘴里衔着半截香烟,手持大号剪子,咔嚓咔嚓熟练裁剪衣料,美丽动人的小裁缝则嘴里哼着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中的李铁梅唱段,脚下把崭新的蜜蜂牌缝纫机踩得溜溜欢,双手则随着缝针的上下跳动,敏捷地将手中衣料匀速向前推送。当时的裁缝师傅都是上门做点工的,其吃饭和香烟茶水都由东家招待。东家把桌上菜肴搞得丰盛些,把香烟茶叶准备得体面些,裁缝师傅自然会心中有数,把手里活儿抓紧点,给东家多做几件衣裳。

主席在文革后期提出要“反对资产阶级法权”,于是四人帮军师张春桥牵头写出了《论林彪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等大块文章在两报一刊登出,全国开展了“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动,并且在农村大力整肃资本主义,把在乡间打游击的私家裁缝和野剃头都作为整肃对象。于是沪星大队在唐家浜桥沿吴宝路造起房屋建立了集体企业,把全大队打游击的自由裁缝和剃头师傅都集中到这里,要求农民们都集中到这里来剃头,统一到缝纫组里来委托加工衣服。大队理发室的剃头师傅因为每天记固定工分,干多干少与已无关,所以给人剃头时就喝茶烧水磨洋工,让旁边等着的人火烧火燎好不着急。习惯于自由散漫的私人裁缝被围在缝纫组里集体做工,就象被关进了革命集中营般浑身不自在。大家干活有气无力,无精打彩,相互间的牢骚怪话不断,到年底企业的分红自然也不会高。后来年轻美丽的小裁缝们都想方设法往外面跑,留在缝纫组里做工的都是头发稀少还缺了牙的老裁缝。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