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21、自小在一起的插青同伴张自德  

2012-04-06 14:05:40|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起去沪星大队插队三四年以后,插青在农村扎根成家的已不少。除了前面讲到的滕学兄外,与我一起到沪星插队的同学张自德、徐雅丽、杨天予、杨从龙等人也先后成了扎根派。张自德家里是小业主,老爸曾任国民党军医,他的政治条件不算好,但比我要强好多。而且他身体结实比我棒,干起活来比农村小伙还带劲。那时队里给我俩买了各人一根扁担,被我用红漆分别写上了“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之主席语录。此后张自德在生产队猪棚里挑粪时把扁担弄丢了,到处找也没找到。几天后,他手里拿了一根扁担回来,神色紧张地问我说,这根扁担被队里阿顺在用,象不象他丢掉的那根?我看这扁担两头已被各截去一小段,还钉上了二块铁皮,但扁担上我写过的红漆字虽被用刀削过,仍隐隐约约还看得出原有的字迹。验明扁担的正身后,原想这阿顺会取物心虚而就此算了,不料这人仗着参加过公社工作队,根本没把出身差插青放在眼里,竟然气势汹汹杀上门来,硬说这扁担是他的,非要张把扁担还给他,说着还动手和张自德抢了起来。这真叫欺人太甚呵。于是两人抓住扁担你抢我夺,急得张兄鼻梁上冒出一层层冷汗,面孔顿时变得熬白。这时工人家庭出身的插青单德根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挺身而出要阿顺一起去派出所讲讲明白。这阿顺一听派出所到底心虚了,嘴里一边说“我去就去,吓点啥”,一边却立即松开手中扁担而拔脚开溜了。第二天他还过来打招呼,说这扁担是他老爹拿回家的,他因为不知道而搞错了(实际上这扁担被截短加工过,决非他老爹所能所为)。

那时我们几个插队生经常去杨会计家走动。杨家有个领养大女儿叫阿娟,人长得模样不错,说话声音稍有沙哑,那时已是情窦初开的大姑娘(比我们稍小几岁),经过姑娘的观察比较,她对我们几位男插青中的张自德有了点意思,有事没事总喜欢找他说话。而杨会计夫人康婶对说话不多,干活实在的张自德也颇为看得中,经常在人前人后夸奖他的好。尽管当时大家都没有说破,但他作为杨会计家未来准女婿的地位却已在村里悄然形成(不过张兄对杨家闺女却似乎并不来电,人家就此开他的玩笑,他一般也佯装没听见而不予回应)。由于张兄自身的不断努力和杨会计家的政治影响力,他先后在生产队和大队担任团小组长、民兵班长、土记者等多项职务。但因父亲在解放前当过伪军医,所以上调教师医生、招工农兵大学生之类的大好事根本轮不到他。一直到1976年初插青有了上调外县工矿的机会,他才被推荐去了青浦县属企业。由于杨家闺女的脾气与张兄的个性确实不大合拍,于是相互关系逐渐淡化。此后张兄经人介绍与邻村新龙池河圈的王姓姑娘谈起了对象,并很快结了婚(此后他调回家乡做起了市政工程,在镇上置下商品房,现在连外孙也早已抱上)。现在他家池河圈的农村房子被动迁,分到的房屋又有好几套,生活过得越来越好。而杨家女儿则办起了公司做起了生意,现在的家庭小日子也过得很红火。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