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54、进法院拼命工作图自强  

2012-05-01 15:28:05|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此前二十余年一直被家庭出身所累而长期挣扎在社会最底层,文革结束后党中央拨乱反正否定阶级斗争为纲,才使我们这些出身不好仍坚持奋斗的人有了盼头。19817月我调进法院时,父亲四清时的反革命问题还未得到平反,所以机关里不少人都在我背后侧目而视犯嘀咕,说如今真是变天了,连反革命子弟也能进入专政机关了。当时在极左阴魂不去的气氛下进入了法院,自己对党组织、对朱院长真是充满了感恩之心,浑身真有用不完的力量。那时的法院会计要干的活很多很杂,还负责保管法院的历来旧公章和刑事案件的赃物证物。上海县法院的前身是与西郊区法院、龙华区法院、新泾区法院合并而成,所以柜子里有许多五十年代法院用过的四方形繁体字木刻公章。那时我在制作法院法制宣传栏时,觉得那古色古香的硕大四方印章盖在宣传版面上倒效果不错,于是就拿出来醮饱红印泥盖了上去。谁知被老朱院长发现后大发脾气,说法院的四方大印过去仅使用于死刑公告,停用封存后决不能再启用,否则就要犯政治错误。吓得我屁滚尿流,赶紧将宣传版面撤下来加以修改。刑庭的刑事案件受理后,检察院就要将一些罪犯行凶刀具、所窍金银珠宝等随案移送过来,而这些东西也要由会计来保管。于是我将凶器、赃证等东西存放在纸张仓库的柜子里,将金戒指、金项练等贵重物品则存放在财务保险箱里。交来时我在刑庭书记员的移交清单上签写“金戒子壹枚或金项练壹根”,至于那随案金器究竟有多少克也无人知晓。如果那时有谁在保管过程中移花接木偷换份量而牟利,恐怕也没人会发现。可是那时公检法里的人都比较纯真,虽然移交制度存有疏失,那么多年中却从来没发生过趁机从中掉包的猫腻事件。

我用插队务农、修建队做力工、汽运公司做装卸工的劲头来做法院工作,每天都是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除了做法院会计,兼管后勤仓库和发放司法用纸外,还协助主任负责莘建支路法院新办公楼的基建工作,此外还发挥自己文字特长,兼做办公室文秘和法制宣传工作,等于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活。那时我白天拨打算盘制作凭证,再逐笔登录财务帐目,下了班还留在办公室翻阅有报道价值的案卷材料做好有关摘录,回到家再埋头写稿到深更半夜,等到次日上班就写好信封掷进街上邮箱,让邮局上午首次开箱就能把我的稿件送往报社。当自己得知派出法庭在审理的某一案件有新闻报道价值,便骑车数十公里前去法庭旁听,有时觉得材料尚嫌不足,还要骑车再赶到当事人所在村庄去实地采访,等到采访完毕从浦东赶轮渡返回莘庄时,远近村落早已是灯火阑珊了。那时法院搬到莘建支路新楼后,在大门右边还有一排宣传橱窗,里面只是贴些开庭公告。后来我揽下了份外事,在此开辟了法制宣传栏,重点宣传刑事公判会和经典民事案例,在公检法司各家中独树一帜。这份工作上的敬业和要强,可能也有遗传基因作用,我在这方面和父亲还真有些象。

我刚调进上海县法院的1981年夏天,华东政法学院在市公检法司中招考在职函授大专生,我报名以后几乎已没有温习时间,就经领导批准躲在莘庄公园里背诵迎考,后来居然也就考上了。那次上海县政法口考取的三人,是法院的孙建国与我,还有司法局的王金源。华政开学后学生编组,我还担任了郊县组的学生组长。我进法院后的第二年,父亲经县教育局与法院联合复查,撤销了四清时的反革命罪判决,其成份也如实纠正为“职员”。由于自己的努力工作和组织认可,于1983年担任了办公室副主任,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八十年代初同一批考进法院的人员中,那时我的个人进步大概是最快的。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