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七宝人的博客

老三届插青,卡车装卸工,法院当法官,退休忆人生

 
 
 

日志

 
 

260、写法院报道被揪“黑六类”辫子  

2012-05-18 14:30:28|  分类: 过往岁月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党中央发出一号文件在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市委、县委也连续召开会议要求贯彻。但是在文革极左思潮长期束缚下,不少农村干部仍存有妒能忌富情绪和阶级斗争观念,在内心深处仍将“联产承包”视为资本主义复辟信号,动辄撕毁承包合同和压制致富能人,使农村联产承包难以在基层推动。自己根据中央文件精神,抓住经济审判中的有关典型案例积极撰稿,在解放日报上先后刊登《一个能工巧匠的遭遇》和《养鸡户权益失而复得》文章,公开批评了虹桥公社星联大队压制农村致富能人曹春龙(此人五十年代曾服刑)和七一公社新龙大队擅自撕毁承包合同损害养鸡农民权益的错误行为。不料这两则报道见报后就象捅了个马蜂窝,有关公社党委立即发函和打电话责问报社,说我所写报道为“刑满释放分子”张目而存在政治立场错误,还通过县委农工部领导向法院施加压力,强烈要求纠正所谓“错误报道”。而掌握我家庭出身情况的有些当地干部更是四处写信放话,说我是黑六类子弟混进法院向共产党进攻,是当前的“阶级斗争新动向”,大有非要把我从法院清除出去不可的架势。

实际上党中央在文革后拨乱反正,1983年时我父亲在四清时所戴“反革命帽子”已获得平反,家庭成份也已从“地主兼自由职业”纠正为“教员”,所以当时的我已不再具有“黑六类”子弟身份。但受“血统论”毒害极深的农村干部对我父亲在文革后所获得之“平反”、“纠正”颇不以为然,仍视我等原黑六类子女为“打入公检法的”政治潜敌,所以仍从阶级斗争层面大做政治文章,想籍此事件穷追猛打“狗崽子”,把我从法院上层建筑里“揪”出来。而那时的法院干部差不多是清一色的工农好出身,有些人对于朱院长让我这个原黑六类子弟调入法院并提为办公室副主任本来就存有看法,所以一时之间院里议论纷纷,幸灾乐祸者有之,袖手看好戏者有之,更有好心者规劝我“好汉不吃眼前亏”,快向气势汹汹的对方道个歉认个错以求把事情了结。搞得我噩梦连连精神压力极大,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夜夜难以入眠,一度亦后悔自己不该考入出身不好者不宜进入的法院专政机关。当时幸亏老朱院长主持公道帮我多方抵挡(朱院长的爱人老朱是苏北地主家庭出身,文革中朱院长因爱人出身问题饱受攻击,所以他对愚昧透顶的血统论也同样有切肤之痛),斩钉截铁地表示法院判决和报道都没有错。后来县委书记陶奎璋在全县经济改革会议上肯定了法院对上述案件的处理,称“星联9队承包农民打官司打赢了生产队,是法院审判的一大改革”,才使这场波及全县的案件争论尘埃落定,使在这场政治漩涡中险有灭顶之虞的我得到了支持和解脱。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